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陆。coma white 〔1〕

并不严谨的我流哨向设定。

pi X 神奇陆夫人

想要尝试新类型……不知道我的脑内剧场能不能好好地表现出来,我会继续努力。

补一个圈地自萌,和真人无关。

——

  “一番,陆之遥。”
  
  穿着简单校服的青年戴着沉重的镣铐站在不成比例的巨型机器前面,戴上连接着许多传感器的头盔,机械带着机油味的束缚扣开始把矗立的人形固定住。
  
  青年人双眼紧闭,凌乱的紫色发尾从厚重的金属质机械下露出,单薄的青年就这样站在那样高大的灰暗机械前面的高大阴影里,充满暴力的美感。
  
  电流接通的时候发出啪嗒响声,完全随机的模糊色块同样随机地运动起来,斑斓的光印在地面上,青年整个人都被湮没在光河里,高速变换的光对人类的眼睛刺激很大,所以没有人能看清他。
  
  站在巨大房间里另一端穿着同样粗糙校服的同伴尚且能直视屏幕,而站在屏障里穿着礼服的肥胖男人们都把眼睛遮住了。
  
  “都是些怪物……”
  
  紫色头发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双眼,翠绿色的双眼里深色的瞳孔如兽类一般收缩竖立。
  
  流动的光逐渐安静下来,经过排列组合重新变得规律的图片也不再能影响人类的视觉,而这时才有人看清捆着青年四肢的钢铁框架以外,还有半透明的等比例放大的蛇形缠绕着他。
  
  蛇和他同样翠绿的双眼通通锁定了另一侧的所有人。
  
  每当这时气氛总是尴尬,直到青年忽然醒悟过来一般,蛇形重新消弭在空气里以后,才有戴着专用防具的服务人员随便地在他身上扎上一只肌肉注射剂。
  
  其他的人才恍然发现混乱的图像其实并没有被修复,而透明或否的蛇遍布整个空间,现在它们缓慢地蠕动起来,看起来就好像空间开始流动。
  
  被钢铁钳制松开的青年反而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一番,陆之遥,干涉能力A级评价,向导素紊乱属于正常现象,授予毕业资格。”
  
  青年挺直了脊背,行的礼却完全谈不上标准。
  
  “感谢。”
  
  贵族很快转身离开了,气氛彻底松动,黑色短发的少年第一个冲到陆之遥身边,刚才还挺拔如同钢板的人几乎没有犹豫就整个人瘫在了黑发少年的背上。
  
  “夫人…?”
  
  陆之遥用自己的衣袖胡乱地擦了擦生理性溢出眼角和嘴角的津液。
  
  “没事,是向导素紊乱的正常现象……”
  
  他眨了眨重新变成正常人类模样的眼睛,把乱糟糟的脸埋在衣袖里。
  
  “已经是这个月第三次了吧……你要不要去彻底检查一下?”
  
  “不用。”
  
  陆之遥在毕业测试之后一直蔫蔫的,直到吃晚饭的时候还坐在奶茶面前用吸管不停地戳热饮杯里剩下的珍珠,感觉好像被针对了的奶茶摸了摸脑袋。
  
  “夫人,你不舒服……还是不开心啊。”
  
  垂着头的青年摇了摇头。
  
  “很快塔就要给我安排搭档了,以后说不定再也不能回这里了。”
  
  “那不是好事吗?我也想去看看外面啊,不是在考核机器里的那种……出任务也好哦。这里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我们的评级又不如你高,以后肯定没有你过得好。”
  
  “嗯嗯……不是这个原因。”
  
  陆之遥的眉头反射般地抽动了一下,在六月的热夜里竟然出了一身冷汗。他挠了挠紫色的乱糟糟卷发,对着奶茶担忧的视线挤出了一个微笑。
  
  确认毕业后的几天缓冲假期总是闲得过分,陆之遥坐在向导院里的楼顶,风从他的脚底溜走。
  
  过了这么久,同一个地方也变得和记忆里完全不不一样了。天色渐渐变暗,只有缠绕在他身上的半透明长蛇微微发亮,鳞片的形状印在他的皮肤上,也许是害怕主人从楼上摔下去,它无谓地缠绕着他。
  
  小绝站在他后面,双手搂着陆之遥的脖子。
  
  “夫人你还会见到我们吗?”
  
  “……不知道,你看啊,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没有这么黑。”
  
  小绝抬起眼睛,不同于看惯了的高大围墙和电网,大片的橙黄灯火在他的脚下亮起,一片一片地绵延向远处,就像站在一片暖色的萤火虫上,触手可及的却是死寂。
  
  “陆……夫人?”
  
  “人的脑子会美化人所怀念的东西,书上写的概念就是诗化记忆……是不是很好看?其实它们没有这么亮,也没有这么多,我明明都记得清清楚楚,你应该也记得。”
  
  “是啊。”
  
  随着陆之遥的话,小绝的视线所及之处那些灯火逐渐变成了蠕动的橙色蛇影,他明知道这些景色是陆夫人的干涉,但他就是无法看破陆之遥的诱导,直到他自己揭开了精神向导“蛇”的伪装,自愿地坦白一切。
  
  “塔的通知已经到了,我后天就要接受配对。”
  
  “那……祝你好运,你可是一番。我还不知道以后怎么办,哪有什么哨兵愿意跟我搭档啊。”
  
  陆夫人咧开嘴笑了笑,和小绝撞了撞拳头。
  
  “是啊。”
  
  夜风吹散了闪着荧光的蛇,小绝荧红色眼里的夜空重归黑暗。
  
  小绝这才想起来,向导是无法欺骗自己的感官的,那么陆夫人眼里的塔,一直都无法重现他最怀念的记忆。
  
  第二天并不如他们所想那样,他会出现和朋友们好好告别,陆之遥一整天都没有出现,他紊乱的向导素让他陷入高热和半昏迷的困倦睡眠。
  
  他醒来的时候摸索着给自己注射了另一支激素抑制剂,感觉很冷,他却出了一身的汗,他的精神向导并没有像其他人的精神向导那样企图帮忙解决主人的困境,而只是因为主人状态不够稳定,盘在屋子的角落里,不安地吐着舌尖。
  
  陆之遥其实并不意外,他和自己的精神向导契合度并不高,它也不亲近他,却在他的干涉能力上助力极大,这才能暂且继续工作。
  
  突如其来的骤病来得快去得也快,对自己的信息素完全谈不上敏感的新毕业向导很快拢了拢头发,换上更加精致的毕业礼服,就回到了接受评级测试的大厅里。
  
  他途经那些极高的墙和电网时怀念一般地多注视了一会,然后扭头离开。
  
  陆之遥推开了门,为了让搭档双方能够更加放松,装修非常简洁,没有任何可能让人感到不适的多余装饰。负责接待的伴侣示意陆之遥把手伸出来接受抑制剂的注射。
  
  这同样是一种礼节,对于陆之遥这类无法控制自己的向导更加重要。
  
  他的最佳配对已经在房间里等待他了。
  
  粉色头发的青年站起来,从容不迫地向着刚踏进门的,浑身却依然洋溢着未结合特有的甜香向导素的……陆之遥伸出手。
  
  “你好,我是api。”
  
  “我是……十二届一番向导陆之遥。”
  
  陆之遥有些迟钝一般地慢了一拍握住了他的手,pi柔粉色的双眼让他有些分神。
  
  pi已经是在他之前许多届毕业的首席哨兵……不,他算不上是毕业生,在这个刚刚稳定下来的帝国里,他是资格最老的哨兵,在如今的皇帝四处征战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军队里服役了,他温暖宽厚的手上摸得到鲜明的刀茧枪茧,漂亮的腕部线条从军装的袖口露出,这是他最好的一段生命,时光没有在他身上留下残忍的痕迹,足够的阅历却让他厚重得像一块砥石。
  
  在向导里pi算得上是一个最理想的配对人选,连他们的导师都对他赞不绝口,多少花一般年纪的女生围在一起小声谈论他的时候都忍不住露出憧憬的微笑。
  
  惊喜的感觉是存在的,“生”的感觉在心脏加速的此刻被放大了无数倍。
  
  “我可以……和您配对吗?”
  
  pi笑了笑。
  
  “当然,你可以先在我这边熟悉一下工作,到了合适的时候……就……结合。”
  
  陆之遥并没有注意到他渐渐失去感情色彩的语气。
  
  “那么,请多指教,前辈。”

TBC。

可公开的情报:

考核机器,将照片及视频等影像变形扭曲,由向导来重新整理复原,借此来考核向导整理大量信息的能力。

评论(2)
热度(15)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