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陆。coma white〔2〕

我流哨向。

年龄操作/和年龄相关的性格操作。

和真人无关。

接下来终于可以跑主线了(草率)

——

  陆之遥没有想过,毕业后的生活竟然这么平稳,很快就匹配到了合适的搭档,而他们甚至契合得不需要磨合,任务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繁重。
  
  他不时会想起仍然留在塔里的向导同伴,他不是不知道他们的能力评级,即使够不上A级,最差的也不过是C级,远远不到容易失控的E级,但是他心里始终隐隐地觉得不对。
  
  早晨已经开始灼烫的太阳从窗帘的缝隙里照进黑暗的卧室,随着时间流逝,光斑渐渐移动。陆之遥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明亮的阳光,还有pi随着他的醒转看过来的柔软粉色眼睛,和他并不相配,但是陆之遥很喜欢。
  
  pi朝着他眨了眨眼睛,很快移开了视线,搭在陆之遥肩膀上的手却没有收回去的意思。陆之遥也暂时没有打算起床的打算,他半坐起来蹭在pi的肩膀上,他闻到同样的气味,是被子的洗涤剂还有太阳的气味,从两个人的发间散发出来。
  
  喜爱不过是一个人给另一个人的眼鼻口耳等的刺激,发自本能又归于本能。
  
  “早上好。”
  
  “嗯,早上好。”
  
  其实他一直没有睡好,即使向导的敏感程度不如哨兵那么高,但他也清楚地感到不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周围的暗色影子里潜行。
  
  陆之遥只把它归结于环境的转换导致的压力过大。而对他来说和他的搭档待在一起就是最好的放松方式了。
  
  他的蛇在他周围游动。
  
  陆之遥离开床铺,蛇很快缠在了他的脚踝上。
  
  “假期今天结束了,明天先跟我去部门报到……不要太紧张了,嗯?”
  
  “嗯。”
  
  蛇身上的鳞片痕迹印在他的皮肤上。
  
  他刚刚来到pi的家里时,除了塔发给的校服没有别的换洗衣服,而他的校服和明显精致更多的“家”完全不搭调,好在pi的衣服比他的尺码大了不是很多,可以凑合着穿。
  
  pi对环境的要求不那么严格,白噪音被他替换成舒缓的音乐,他们都不是爱说话的人,况且也没有那么多话好说,很多时候pi看文件的时候陆之遥就坐在一边打瞌睡,他把过大的衬衫袖子放下来,靠在柔软的沙发床上用它挡住光线。
  
  “你是不是觉得很没意思?跟着我没有那么多好玩的任务出。我也没办法带你吃好吃的。”
  
  “嗯?没意思?”
  
  “因为我们的评级高,以后的任务肯定评级也会很高,不会像D级的家伙可以悠哉悠哉的。”
  
  “没有哦,”
  
  陆之遥把袖子从脸上挪开,翡翠的眼睛像是刚睡醒一样找不到焦点,好一会才把目光聚焦在沙发另一边的人身上。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
  
  “这样啊,那再好不过了,我也很喜欢你。”
  
  几乎从出生一直从未真正体验过感情为何物的青年,在直白地表示爱意以后露出了堪称温柔的微笑。
  
  “每天都有比前一天更加,更加喜欢。”
  
  死是生的源头,生也是生的源头,人生还真美好。
  
  “跟我说说你以前的事吧?”
  
  pi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电脑,他挨着陆之遥坐下了,粉色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苦恼地眯着眼睛的青年。
  
  “我其实……。”
  
  陆之遥感到温热的手按在他的肩膀上,不轻不重的力度恰到好处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不,会困扰的话就不用说了。是我不对。”
  
  快点告诉我。
  
  “没有,这件事我早就觉得应该过去了。没什么不能告诉你的。”
  
  这件事我一点也不想说出来。
  
  他陷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说谎的人都不约而同尴尬地保持着笑容,然而属于真的东西已经落下了亏空,所以才会感觉脸颊酸痛,想要逃跑。想要逃跑。想要逃跑。
  
  如果唇舌不知道说什么的话,那就接吻吧。
  
  如同暖风掠过春山,花就开了,夏天却一颗果实也没有看到。
  
  在正式投入工作中之前,陆之遥的制服也很快送到了,终于脱离了“洗手要卷袖子好麻烦”终极苦海的陆之遥终于体会到了人生之喜。
  
  哨兵和向导毕业以后隶属于军队,在军役结束以后出色的个体可以选择继续留任,至于选择过普通人生活的人,则需要接受一辈子的监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无疑pi这把锋利的剑选择的是第一条路,他出色的能力注定让他一辈子离不开血和铁。即使他所支撑的帝国已经逐渐成型,他也不被允许松手。
  
  相比起什么大义大爱的答案,“因为退役了国内国外两方人马会争抢这个战斗力抢不到最起码也要杀掉所以说不定退役会真的死掉”这种理由更加实在,这的确就是事实。
  
  觉得他碍事的人,确实是很多。
  
  也许庙堂之上肉食者的鄙夷并不重要,他穿上身的比起实用美观才是第一要务的礼服,还有供他养尊处优的房子,都是可以抛弃的身外之物,pi最终还是会抛掉过长的呢子大衣穿上作战服,离开他循环轻柔音乐的房子。
  
  都是必要时可以抛弃的身外之物。
  
  陆之遥甚至没有见到管理层的所有同事,pi就被下达了出征的命令,作为pi的搭档,他也要跟随前去。
  
  他对那些人仅仅只是打了个照面,虽然大概记得样子也大概记得住名字,但他对一个抽烟抽得很厉害的男人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这次是陆之遥作为他的搭档第一次跟随他前行。
  
  很快他们就乘上了离开王城的航班。
  
  虽然并没有真正乘上过飞机,但在塔里这样的训练也并非从未接触过,很快就平静下来的陆之遥第一次试图用他的精神触手去试探pi的精神之海,对五感过于发达的哨兵来说,飞机简直是一场噩梦。
  
  并没有成功。
  
  “我不需要向导帮助梳理我的五感,照顾好你自己。”
  
  又是这种过分冷静的发言。
  
  他们靠了靠额头,交换了一个眼神。
  
  “我爱你。”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pi看起来困倦十分。

TBC。

可公开的情报:

陆之遥,向导,精神体:蛇,广义上的蛇类,对于周围环境的整理和干涉是一把好手,考核记录的成绩上从没有过载。

评论(2)
热度(15)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