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在倒下的时候,声响巨大的广播音乐渐渐停了,在那一段似响非响的嘈杂蜂鸣中,我没有听到的庞大的杂乱的絮语可能是一个问题的关键。 一切来自外部的声响都被掩盖在巨大的颠覆下,系统没有对此作出反应。躺在地上呕出一口零件的撞击声的时候我恰好听见胸腔里喀嚓喀嚓的齿轮响。

它用电力驱动,连接整个躯体的传感器,它整合,判定我的一切触觉,不是我觉得怎样,而是它觉得我怎样。传感器决定集中处理器的输出电流,这段输出电流控制我的面部表情该是怎样。我不理解为什么要给罗辑,身体的罗辑,加上这样一份没用的程序。像这一次,我就很是时候地露出痛苦的表情,处理器的程序并不高明,这一次的“疼痛”给予我的表情同前几次,前几百次,几千次 都如出一辙。

传感器收到的剧烈撞击会传到处理器,但是作为一份程序,我不能理解这一串0101是什么意义。 在技术上支持保持生前选择概率的前提被编入程序,作为执剑者的一份概率应用不完整地存活,容纳程序的机器身体不会有感觉这大概是唯一的好处。

作为一份程序,我本不会跌倒,重力感应会作出自动调整,这在几个世纪前就是已经成熟的一门技术了。但是我的内存甚至没有空出这样几M运行处理重力感应的警报。 是庄颜,或者她的孙女,重孙女。摄影出了几个重影,我没有辨认出来。

保存在内存里的这个人名应该是个女孩。 不过也就是个女孩。既然原始文件里没有被编写的罗辑显示不能理解,那么我一定也无法理解。

它可能是当初的一份套不进公式的方程,被命名为庄颜。至于理由与背景,在我有限的好奇心所驱使的文件检索中没有找到有关内容。

评论(1)
热度(23)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