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陆。Day 1。

夫人睡得很熟,酒局后残留着一点热闹过头特有浓烈的酒气在他的身上,化去辛辣的香气,留下发酵过一般的味道,同他身上惯常有的家居味混合在了一起,水乳交融,不分彼此。夫人也是留在热闹后的一点残渣,依稀嗅得出轻薄当啷的撞杯搂肩,狂歌痛饮,现在他只是斜架着眼镜睡得毫无防备,眼眶鼻尖发红,酒气上了头。


pi也喝了酒,但是他的情况明显好很多,他一点一点把难得安静的夫人——夫人只有两个时候安静,装睡和睡死,划归怀抱,夫人满满当当的一大搂占据了他怀抱里和心里的所有位置,沉甸甸的。pi也闻到了夫人和他身上的酒的味道,和遥远的家居味,现在它们也水乳交融,不分彼此。他贪恋,它让他怀抱夫人的感觉更接近真实,也让他半醉的头脑记忆起那间房子,不是很舒适,但他愿意在那房里和夫人浪费一辈子。


像惯常那样的,pi的鼻尖顶着夫人的鼻尖,呼吸得夫人镜片上一片白雾,才低下头去同他接吻。仅仅是嘴唇相互接的吻。


在晚上天气降温得厉害,夫人早拽紧了身上长袖毛衣往唯一的暖源上凑,瑟瑟缩缩的,被门口一阵风撩得人仰马翻,人形暖炉则有些局促。


旁边的朋友醒了,这样子他妈的就很尴尬了。

评论(4)
热度(25)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