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Day 3。

没人看也要写。pi陆正在热恋期,满脑子都是我想给这对发糖。
同学们有什么甜腻腻的梗可以偷偷告诉我——


那一束充满少女感的粉色玫瑰被丢在沙发上,娇嫩的花瓣在布艺沙发上舒展开,散发出醇厚的植物青味和花香。在不懂花的人闻来,也只是香,仅此而已。



  它所见证的灵肉结合和它一样,青涩得很。都是年少气盛的年纪,一点理由都没有,我想你,伸手邀你共赴巫山,而你答应了。pi将夫人翻来覆去,不得安生,夫人也翻来覆去,不得安生。毫无技巧可言的,兽一般的本能,偏偏两人共沉欲望的海。在同恋人负距离接触的时候总是情显于面,我同你爱有几分,我就写几分在脸上,我有多疼你,我就示几分的弱,又非要那点面子,我不能让你知道,你看,你让我这么难过,表情就非常好玩。



  pi把夫人的腿扳起来,在不断的摸索里夫人被一层层剥开,这个夫人是他陌生的,碧绿的眼睛里蒙着一层水汽,依然消不去他眼睛里的锐光,紫色的短发被汗濡湿,身上染上情欲的痕迹。夫人和pi的身上都糟糕得很,青青紫紫。夫人觉得疼,又疼又爽,他只能用pi泄愤,pi惯着他,pi忙着伐挞他,两个人一时活了,一时又死了,欲生欲死,不可独活。



  砰通砰通跳动的那颗东西又酸又涨,一点点融化掉去,铸成一个黑暗的房间,要把对方藏好了,捂实了,有一道光亲吻都吃醋。多少貌似风流的情话都沤在肚子里,滚烫赤裸的话语和行动才足以表达。



  夫人在清早睡醒来的时候看见那束被忽视的花好好地被安置在床头的花瓶里,粉红色的,pi的头发颜色也是粉红色的——笑的像个傻逼。



  恋爱中的人智商下降的非常厉害。



  pi问夫人。“会怀吗?”“不会的。”“听说一孕傻三年——我不会嫌你傻的。”“我说了我不会怀的。”



  不会嫌你傻,不会不爱你,不是flag。


评论(9)
热度(30)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