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Day 5。

 今天没有那个心情写东西,但是想到一个好玩的梗,所以姑且记一下。没有文笔可言,下次重写。


香风,血气。


  美人,尸骨。



  干涸土地突兀显出被炸毁几个巨大坑洞,披戴着盔甲的黑武士举起手中的利刃从四周劈来,有些刀口锈蚀,断裂,但不影响它的使用,在这个地方,时间不流动,一切都是永恒的。它依然是一把锋利的刀。在仅仅触到男人皮肤的时刻它们又毫无预兆地鸟兽状四散。向来温和的男人目眦欲裂,蓝色的刀刃被血染成黑红,一挥就是一阵血雨,刀口锋利如初,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巨大龙类的随从轻易不敢近身。



  他看见那条黑色的龙俯身向着另一个人冲刺,嚎叫,他的耳朵快聋,紫色黑色的光球笼罩在另一个人的身上,而夫人觉得眼也快瞎。一层没有实体的墙壁将他们分隔开,然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夫人手里的光箭一束一束曳出去,龙类的仇恨转移在他最后一个人的身上,没有队友,一个人实在举步维艰,随从开始无规律地冲刺,而每次冲刺过后,夫人的身上总是会多几道狭长的伤口。他没感觉,一步一顿,手里是那柄pi留下——作为他遗物的剑。剑的柄上刻着夫人的名字,端正的字体看得出有多用心。①



  而末影龙已经折断了翅膀,但这不影响它的蓄力。



  读条技能没人权,知道吗。



  在它蓄力完成之前那把剑就已经插在它的头上,结果了它漫长的一生,合上了双眼。而在龙跪下的那块土地,分不清是夫人的血更多,还是龙的血更多。



  夫人懒得走了,他知道在这地方拖得越久就越危险。哦,他想,他走不出去了,龙已经死了,能换回pi吗。人死不能复生。不能。



  他看见一名随从手中的刀正在往他脖子上抹,他也无动于衷。但那随从手里的刀清脆地碰撞一下,倒飞五尺。



  这人还是挺面熟的。


妈的,怎么是你。




  “夫人,醒醒,你知道/back吗?”




①:剑上刻名的梗来自《断剑残旗》。


评论(4)
热度(25)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