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求生之陆。存戏

紫色长发简略用皮筋扎挂起来,后脑勺乱蓬蓬的一团,没有任何美感可言,只求简洁不会影响活动。几缕没能扎好的头发垂下来,同刘海一起用夹子梳理好。盘腿坐在地上一边咬牙切齿念叨抱怨一定要去剪短发,拇指一边抵着霰弹底部一颗颗按进remington870弹夹。反复试过上膛退弹检查过润滑状况后将两把马格南插进腿侧皮质枪套里,厚重马丁靴鞋带也重新打结系紧,心里不愿得一分钟的闲,靠在安全室墙边闭眼小憩依然有一搭没一搭地揉搓摩擦着手里眼镜。在极其危险的威胁前人懦弱逃避的心理会渐渐消失,转而成为淡漠的理智认知,接受这个事实。


我沉睡的凶猛在苏醒,完全为你现形。


从安全门坚硬钢条的狭小缝隙里可以隐约看见远处游乐场灯火辉煌的一角,不费力也可以想象出游乐园彩旗飘扬人流涌动的模样,原先未必有多喜欢这样热闹之处,但这孤身一人的时刻依旧可以带来些虚浮的安慰。来路上已经见过一次人流涌动,和记忆里的游乐园相比实在令人胆战,现在挂在杆子上的彩灯照亮的依然只是苍白的面孔,唯一的亮色来自它们面颊上干涸的血迹。


干燥舌尖抿过同样干燥的嘴唇,舌头上一阵干涩,起皮嘴唇则传来阵阵疼痛,右手虚虚按上安全门冰冷反锁深呼吸两口轻轻挑开锁扣,手掌覆上落漆铁面发力推开沉重安全门,枪上手电晃得门上一圈黄色反光条有些刺眼。


zombie不只依靠听觉,嗅觉同样是它们对外界重要的感知方式,所以放轻脚步动作不能完全掩饰行踪,惟快速解决这段路程才能求得一线生机。头顶的彩灯有些并没有毁坏,仍旧散发着一点凄凉亮光,有了照明令行进快了不少,依旧不敢放松,感染区不寻常的寂静反而是相当糟糕的恶兆。


急促脚步缓慢下来,仔细倾听能听见远远近近轻微怪异嘶声,无暇去辨别,一刹一波尸潮逼近,此刻才明白尸潮这名字多么贴切。冒出冷汗滑腻手心稳托准星,霰弹攻击面极广,恰好阻止大波尸潮的逼近,但毕竟寡不敌众,上弹又太过缓慢,霎时弹夹已空无一物,松开扳机反举起沉重枪支砸向领头zombie干瘪身躯,连带它身后几只身形缓顿一刻,同它可憎面容打了个照面,背后无知无觉起了一层白毛汗,将铬合金霰弹甩向背后,双手熟练撬开枪套双持,兵行险招,也是无可奈何,代价就是背后无暇防守,实打实吃了两爪,伤口肯定是出血了,一抽一抽疼得有规律,心生不耐近战推打下手自然重了许多,马格南的0.75调整度稍稍有些飘,同样也有开枪后手抖动的原因,强大的单发威力弥补了这些微小的不足。防止同样的事情发生一边应付尸潮一边且走且退,直到背后感觉到粗糙水泥才稍稍安下心,面上一层狠戾模样压着深深的恐惧,原先就拧紧的眉头挤出深深沟壑,牙关紧咬尽力克制无法自制的颤抖,双手平举枪口流水一般子弹都摇曳出光。



小广告——1223859380全职龙族B站up扩列刷空间。名人朋友圈神奇陆夫人序号209。

评论
热度(22)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