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Sauvignon

1


“我用最合适的相貌出现在每个灵魂面前。在遇到下一个灵魂之前,我一直保持这样的相貌。我不知道自己遇到第一个灵魂之前是什么模样。如果我真的存在,我的存在也是因为有你们的需要。”
“我是摆渡人。我引导灵魂穿过荒原,保护他们免遭恶魔毒手。我告诉他们真相,然后把他们送到他们要去的地方。”
——克莱尔·麦克福尔《摆渡人》



“我是不是见过你。”



  夫人闻言只眨了眨眼,他总是好脾气地纵容身边的人,包括刚刚相识在内。



  “哦,”他说,“没有啊。”



  碧绿瞳孔明显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和他一样,这个男人的装束有些太过夸张。造型粗放的皮甲遮掩着少年专有的淡薄身躯,简洁好看的颈线让他的视线多停留了两秒。外套上他不愿辨别的深色痕迹里说不清是不是血迹,多少是他的,多少是敌人的。



  在pi的眼里他像是一只狐狸,神话故事里的狐狸精也是绿色眼睛。



  夫人哼哼笑了,说,我认识路。pi在心里哼哼笑了,说,我认识陆。



  陆说,我认识出去的路,请你犯个错吧,旅人。



  现在再纠结是谁主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pi含着夫人的嘴唇,尖利的虎牙又啃又咬像真要吃干抹净,舌尖顶开了对方毫无抵抗的牙关,两条舌头蛇交尾一般缠绕在一起,淫糜水声啧啧地响,按理说根本不会有什么快感,但夫人竟然觉得像是被电了一下,又酥又麻。过多的唾液顺着咧开嘴角挂出一道颤悠悠的细丝,晶亮地糊在夫人颊侧,他垂下眼睑,绯红从眼角耳尖攀爬,蔓延,眼底甚至已经翻起水光,泫然欲泣惹怜模样本不适合他,但他这样一副样子只会叫人硬得发疼。



  是从来没见过的样子。pi恶劣地想,眼睛流水了,下面呢?



  修长十指通通半陷进柔软的皮肉,偏白的皮肤一掐一揉就是个不深不浅的红印,掐得多了就整块皮肤一起红肿发烫,仿佛受了什么刑罚。两张嘴太过沉默,音带退化成幼儿时期,以至于偶有细微哼声气音就惹得pi更加卖力伐挞他,折磨他,叫他不能活,不要活,和接吻完全是两码事,偏要把他拆成两半,叫他用上半身去承他的温柔,用下半身去承他的欲望。



  然而与异物感一样明显的反而是他的温柔,夫人倚着pi的肩膀睁大眼睛,眼角发红的部分被不多的生理泪水沤得更红,一副凄惨模样,却分明还没有开始,半长卷发拖在他赤裸的背上,流畅脊线延长至他的臀缝,臀部则情色地抬起,将pi的手指衔得一松一紧,在看不见的地方正有液体稍稍流淌,顺着pi骨节分明的手倒淌出来。



  又湿又热的本性在邀请他,这一切却戛然而止。



  这场情热他们太过默契,谁都什么也不说。




  夫人的声音里什么都听不出来,语调是他一贯的语调,表情也是他一贯的表情,神态也是他一贯的神态,毫无破绽却充满矛盾。



  “色欲。你开始犯错了。”




*标题音译是索威农,一种酒,引申是“长相思。”
*强行吹逼。

评论(2)
热度(32)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