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Sauvignon 3。

中二短篇完结了,玩梗狂魔和文力不够的修罗场。


3




  pi发现这条路是走过的,他跟着夫人回到了他出发的地方。pi无条件地相信夫人,只要能和夫人在一起,他就觉得无比幸福。在这荒无人烟的那落迦,能遇见夫人,得到夫人的陪伴,别无他求。


  上次pi离开的时候,这里景象是稀松平常的风景,现在它冒出毛绒绒的藤蔓,地面积蓄着浓腥的黄色污水,偶尔还能听见克制的呜咽嚎叫。一切都在预示着危险,本能让人远离。


  夫人走进了这块污地。



  pi也走进了这块污地。



  一只巨大眼睛发出剧烈嘶叫声直窜pi面门,毫无战术可言的直接只因为它可以用速度取胜。充满液体爆裂质感的声音从pi的刀下传出,巨大瞳孔被镶满宝石的剑刺了个对穿。①



  “我预祝你一出剑就得胜利。”



  夫人身着紫色和鲜红色的衣服,戴着金器、宝石、珍珠做装饰,手里拿着金杯,盛满了可憎之物和他淫乱的秽物。他为pi指出了正确的道路,低矮的门那端透露出乳白色的曙光。②



  “我就送你到这里了。”

  pi向他伸出手,夫人幅度极小地摇了摇头,繁多的金饰撞击出哗哗响声。夫人又褪去华服,双手捧着pi的脸颊,亲吻了他的额头。



  “为你。”





尾声。

  

“我是不是见过你。”



  pi闻言只眨了眨眼,他总是好脾气地纵容身边的人,包括刚刚相识在内。



  “哦,”他说,“见过。”



  他们接吻,他们拥抱,他们做爱,如天生的赤子,不存在任何邪祟的念头。




“我们相逢,因为色欲相爱,因为贪婪相守,因为爱犯下的罪行,我拒绝称其为罪。”



  “为你,和我坚守的爱情。”


——
①参考《以撒的结合》子宫层的精子怪。
②《启示录》中巴比伦娼妇的装束,因为巴比伦娼妇是“一切污秽的母亲”,而文中是夫人引诱pi犯罪,所以套用一下。后来的“夫人褪去华服”则是因为pi犯的罪不成立。
*《金盏花》

评论(6)
热度(29)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