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荒年。(上)

还给章鱼子阿迷姑娘的点文,脑洞有点大,最后会点题的(。)

【this place can make you dizzy】

【sweet dream didn't show】

  布料被夫人的体温熨暖,反过来把高热反哺给他。夫人蜷着,样子极其安稳,半截洁白的脖颈露在被子外面,肤色比没有生气的布料深一些,隐隐约约浮现着紫红。深紫色凌乱发丝散在枕头上,处处勾引又欲迎还拒。手腕垂在床边,手腕挂着沉重的锁链,铁链被他虚虚握在手心,黑色带锈的手铐同他产生巨大的色差。
  夫人离开了神坛,带上了一身烟火,可在pi的眼里他与这点淡薄的人气格格不入。

  他太安静了。夫人睡着的样子不再是清醒时刻的锋芒毕露,也没有那么清明,再怎么危险的狮子老虎收敛獠牙利爪,也是一副大猫的讨喜蠢样。

  他留给pi的就是这么一副样子。pi推门的时候急切得很,关门的动作则明显地小心不少。男人身上的皮甲去了七七八八,宽松的棕色衣物显得亲和了很多。他将双手撑在夫人两侧,俯下身亲吻夫人,柔软唇瓣刚刚接触皮肤就收回。

  夫人醒得很及时,他几乎是在pi刚刚抬起头的时候睁开双眼。碧绿眸子依然笼罩着沉睡的迷茫,而他的处境则让他清醒的神智迅速回归。

  红色和绿色。

  两双截然相反的眸子撞在一起,红色眼睛先笑弯,
  “夫人。”他的吻有多温柔他的语气就有多温柔,绿色眼睛反而是不给面子地皱了眉头。

  “让我走。”

  “你知道不可能。”

  pi沉默片刻,目光聚焦在空白的墙上,心显于面一副突兀消沉模样,叫夫人心里猛地一抽莫名慌了神,也许是想要安慰他,也许是被他的样子吓到了。夫人听见自己问

  “你真想去吗?”

【walk across the finish line】

【would you believe?】

  “这就是陵园,沿着楼梯下去。”夫人将墙壁上的灯打开,从螺旋楼梯看下去,细碎灯光搭成一条星河,一眼望不到头。在一端是pi和夫人,另一端不知是什么,遥远的距离增添了它的神秘感。

  pi解开和夫人连接的手铐,率先迈出了脚步,沉入黑暗的第一步。

  夫人没有注意到手铐,他条件反射地跟了上去。pi的脚步比起夫人太过急促,他们的脚步渐渐拉开了距离。夫人终于意识到了手铐已经解开,他自由了。可他依然身处这座城堡,他就不是自由的。夫人的脚步渐渐慢了,慢了,停下,他黑色的斗篷飘动的边缘安静地垂在了他的脚边。

  听不见了。

  pi想,带你走。

  夫人想,没人了。

  在这浩瀚星河的中央,他们短暂地平行后轨迹再次发散。

*《逃脱小马岛》
*《纪念碑谷》

评论
热度(27)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