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荒年。(下)

章鱼子阿迷姑娘的点文,好了,成功偏题。
姑娘不嫌弃就好。
强行重新编辑,推荐bgm:Skylar Grey——is raining again.

【You like cutting machine】

【as intermittent pain】

  pi越接近深井底部,他就感觉心跳越快,不能自已。他完全构想得出夫人在他面前的样子,在这美梦里夫人太过立体,渐渐融入他的主观记忆。在这陵园,夫人在等他——不知道他等急了没有,反正我等急了。

  可这到底是陵园,pi千里迢迢奔赴一场注定落空的盛宴。

  灯光渐渐过渡得灰暗,最后化作一群遥远的萤火点飘飘摇摇,他脚下的路渐渐变成了年代久远的石砖。看似没有尽头的长廊终于也到了尽头。pi的脚步却渐渐缓了下来,他眼眶发胀,过度的期待和明知的失望令他无限膨胀又无限坍缩。他将同他一并出生入死的佩剑丢在地上,在单纯的精神世界,掌握暴力也如同一个手无寸铁的婴儿。

  太静了。呼吸像是噪音,心跳像是噪音。pi将一朵花放在地面,表情是剧烈波动后渐渐弥合起来的平静。在这如此古老的的地方,却充满了一条条断裂的编码带,它们泛着淡淡的绿光,无意识地飘在空气中,却像是有极小的质量,任何一个动作都会打扰它们,导致数据片段的运动。

  这是这个世界的尽头。

  pi站在石砖走廊的尽头,“尽头”的说法也许是不合适的,这里也是一个新世界的起点。pi站在交界线处向对面张望,却什么也看不到。这样荒凉的地方却是陆之遥的长眠之地。

  尽管什么也看不到,但pi能感觉到,所触处处皆为陆之遥,呼吸也是陆之遥,周身环绕是陆之遥,他还是那样温柔。

  陆之遥,路之遥。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人,我愿能见你,但我知我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

——

  夫人将黑色的兜帽扣在头上,发出一声叹息,他看见他将永远在黑色的城堡里行走,永远寻找出路,永远找不到出路。

  有人为他指出道路,乳白色的荧光为他照明,夫人听见有人说“跟着我。”声音温柔轻微。“我要把你带出去。”夫人垂下眼睑,一步步向着指示之处走去,他紫色的头发是黑暗中开出的花。

  “夫人。”

  “我的夫人。”

*《逃出小马岛》
*《纪念碑谷》

我扯一点废话。
最近的脑洞总是非常的迷,可能是因为最近沉迷在推理和科幻小说里的原因……
总的世界观类似于《逃出小马岛》这个游戏,因为也借用了《纪念碑谷》的梗和游戏场景,所以算是综合一下。
这篇不知所云的短篇回过头看看应该是个开放性结局。
he:
pi成功完成了游戏,逃出了游戏,所以他不属于游戏的一部分,也就不受游戏的规则束缚,至于失败的“陆之遥”则因为游戏失败被作为NPC格式化,这也是为何陆之遥的陵园是那样科幻的样子,很好猜。文中和pi相恋的则是“陆之遥”,而不是文中的夫人。
但是不管是“夫人”“陆之遥”都是游戏中的一个NPC,pi意识到了这点,“陆之遥”“夫人”的意识是相同的,所以pi没有失败,他只要把夫人的这个意识救出游戏就算成功。
也许是“陆之遥”和pi相恋,所以“夫人”才会在开始轻易妥协带他来陵园,才会轻易相信要带他出去的声音,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pi一定会回来的。
be:
不知道有没有姑娘注意到,开头的夫人服装和身处之地是白色的,象征着《纪念碑谷》里的主人公。而中间,结尾的时候夫人的衣服则是黑色的,这个则是游戏中的乌鸦。
算是一个暗示。
最后他走进黑暗,成为游戏中千千万万个乌鸦中的一个。
或者还有一个解释:夫人走上了解密的道路,他被玩家操纵,开始游戏,玩家会带他走出迷宫。
而pi也有暗示“而你的引力仍在”,尽管他们一样,但pi认为“陆之遥”不能替代,所以他选择同“陆之遥”同眠在回收站。

姑娘的题目是“战神pi带走隔壁国的二皇子陆”。
感谢食用。

评论(7)
热度(22)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