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Calendula

给羽唐姑娘的点文。很迷。
宗教相关全部瞎扯。


—— part 1

  “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

  夫人一手捧着木制十字架,一手指腹轻揉面前孩子的额头,将清水洒在她的额头上,双目低垂同孩子透亮蓝色瞳孔碰上,他读出孩子眼里拘谨的好奇,与她真诚的祝福。夫人微微挑起嘴角还给她一个微笑,得到一个生命单纯的善意总是令人温暖。他附下身礼节性地拥抱了小女孩。“受洗结束了,千金是个令人喜欢的孩子。”

  夫人对教众的感谢客气地点头致意,依然是一副安稳模样,对于他们殷切关心不置一词。作为一个神职人员,让他领军征战,几乎是必死。他既然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也知这不是一次单纯的异教叛乱,不过白白地做了教廷斗争的牺牲品,他自然心如死灰,空口白牙轻轻巧巧安慰众人一句“战争结束我会回来,”

  “神爱我。”

——part 2

  夫人一手在胸前点画十字,一手按在pi的额头上,他如同上一次,上几次,上几百次一样:“我预祝你一出剑就得胜利。”

  pi执剑单膝跪下,浑身铁甲哗哗响得沉重,锋利剑尖陷入地下,他如同虔诚的信徒仰望他的神祗。pi将一手按在胸口,驯顺地低下了头。

“Recieve this sword, 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 the Son and theHoly Ghost, and use it to defend yourself and the Holy Church ofGod, and to bring to confusion the enemies of the Cross of JesusChrist. Amen.”

【Recieve 这把剑, 以父亲的名义, 儿子和圣灵,和使用它保护自己和上帝圣洁教会,和带来给混乱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敌人。阿门。】

  夫人的身体出现了一忽的僵硬,“愿你远离恶魔,阿门,”他说,“活着回来。”

  pi说,“是神爱我。”他执着夫人宽大暗红衣袖里垂下的手,在夫人的手背上烙下不含任何情色意味的一吻。夫人接受了他的致意,旋即抽回手回头踏入弥漫着没药和乳香馥郁的房间。

  门外寂静。

  pi将剑收入剑鞘,他的剑自然锋利如发研一刻,剑身已经被征战打磨成灰黑色,刃口却依然是白色,它同剑鞘摩擦发出爽快的颤声。他没有出声,他当然不能让他的神祗在沙场中送死。懒散眉目间狠戾表情浮现出来,像是终于剥开柔软矜持的幕布,露出的棱角。

  夫人点上书桌前的烛台,温暖的烛光将冷硬的暮色挡在在窗外,书桌上摊着的《圣经》,神七日创世,造人,贬人,这些故事甚至有些童话气,他好听的嗓音低沉地在书房里回荡,越过哥特风的建筑。

  “你 若 行 得 好 , 岂 不 蒙 悦 纳 , 你 若 行 得 不 好 , 罪 就 伏 在 门 前 。 它 必 恋 慕 你 , 你 却 要 制 伏 它 。”

“你 如 今 赶 逐 我 离 开 这 地 , 以 致 不 见 你 面 。 我 必 流 离 飘 荡 在 地 上 , 凡 遇 见 我 的 必 杀 我 。

  耶 和 华 对 他 说 , 凡 杀 该 隐 的 , 必 遭 报 七 倍 。 耶 和 华 就 给 该 隐 立 一 个 记 号 , 免 得 人 遇 见 他 就 杀 他 。”

  夫人好看的手指覆上泛黄的经卷,接着将它撕开,“我看是好的。”他学着耶和华说。

  乳香和没药的气味慢慢消失了,和香炉的热度一起。

——part 3

  夫人和pi共行,他们背后是教廷军,面前也是教廷军。夫人依然穿着象征他主教身份的暗红色袍子,平素拿书的手中是一把和他格格不入的剑。这把剑极尽无用之能事,它的剑鞘上镶嵌着宝石,它的剑身上雕着经文,如果奢华能够杀人,那么夫人就掌握着最大的暴力。他轻视的目光扫过剑鞘,将它扫入滚滚尘土。

  pi面上的冷厉还没有消退。

  “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手拿金杯、杯中盛满了可憎之物、就是他淫乱的污秽。”

  夫人的眼角渐渐泛起绯红,他的额头上有名写着说

  “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两军同时低声念诵出他额头的污名。夫人摇摇晃晃地从高大战车上站起来,他宽大的教袍滑落,露出他的肩胛和半截脊背。他醉了,大巴比伦在诱惑一切君王同醉之前,他就已经醉倒。夫人发出一阵低笑,是低下的人才会发出的放荡媚笑,一个朱红色的兽从空旷处显现,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那兽物低下峥嵘可怖的头向着夫人,它要他在他的身上。

  一把没有光泽的剑插在了它的眼睛,它的哀号可以响彻遍野,它没有。朱红色的兽消失的如它出现一般突然。那把剑当啷摔在车上,夫人睁大了眼睛,他认得那个男人,甚至很熟悉,熟悉他的眼睛,他的面庞,他的一切,但是他嘴唇的触感是陌生的,他身体的热度也是陌生的。夫人听见他说“我爱你”。大巴比伦额头上的污名消去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注视着高车上缠绕在一起的两具身体。

——part 4

  夫人被众主教围绕,戴上了刻满经文的镣铐,锋利的匕首在他的额头上刻上“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滚烫的伤痕中的血纵横在他的脸上。pi的眼神总在他的脸上,在他的身上。夫人则几乎没有睁开眼,他把自己作一个盲人。

  教皇宣判夫人明日将被火刑烧死——

  “日珥降了下来,将索玛城化成灰烬。”

  pi因为受大巴比伦的诱惑,且伤了七头十角的朱红色的兽,虽是同性恋,作无罪,但剥去骑士的身份。

  夫人终于睁开了眼睛,停在pi的脸上,和他对视。pi不说话,他所有的话都在眼里,发酵凝结成沉重一束,让夫人担不住。夫人难得分神想,还有没有机会告诉他“你的眼睛会说话。”

……

  pi站起来,将剑递入教皇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他将教皇从皇座上踢下来,他变成华丽锦缎包裹的废物从台阶上一溜滚下来,拖曳着绵长的血迹。他的剑尖指向教廷上手无缚鸡之力的其他主教,pi说,你们打不过的。他看着他们从教廷华丽的宫殿里爬了出去。

  夫人抬着头望他,pi对他说,我不能否认教廷给我加的罪,因为那是真的。

  还有,我爱你。

*勉强算是《Sauvignon》的后篇?
毫无意义的鸡血短篇。

评论(26)
热度(36)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