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知不知

无定向姑娘点的军营梗,查收。
瓶颈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在刚踏进军队队伍的时候pi就注意到陆夫人了,对于少年来说,比起陆夫人这个人的内在,更令pi感兴趣的是他的独特发色和姣好端正面容。身板刚刚抽条的少年学着军队里的老油子暗区的流氓冲着夫人的背影吹口哨,不伦不类的模样和注定不会有回应的挑逗招致同伴们集体哄笑。pi不在意地咧了咧嘴,基本还是个孩子的pi在一群和他差不多大的毛头小子中间很快就混得烂熟,一边扯着屁话把夫人丢在了脑袋后面。

  这是pi第一次见到夫人。

  作为新兵他们暂时还没有什么上战场的机会,算是军队里难得一块不被死亡笼罩着的地方。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心里不切实际的一点“参军很好玩”的自欺欺人念头全部消退掉了。每天人数都在减少,但是那只是个虚浮的数字,少了几个人,几百人,几千人,毫无概念,在上学的时候加减法做过更大数字的呀。

  但是伤者是能看到的,吵闹的孩子们几年过去也早就长大了。终于轮到他们拿起剑的时候他们几乎没有不害怕的,pi清楚地看见平时吹嘘自己胆大的那个人腿抖成了什么样。pi挠了挠乱翘的头发,朦朦胧胧地回忆起上次好像也是在这样一群人中间看到了陆夫人,他抬起眼去找夫人,显眼的紫毛,个子又高,很容易就找到了。他有点惊讶又有点无所谓,像是他本来就知道夫人在那里,他自己只是找到了夫人而已,因为找到夫人而觉得有点惊喜。

  他又挠了挠乱七八糟的粉毛。

  战果自然是拿不出手,万幸不过只是一座不甚重要的小城,而且没什么伤亡。只是pi现在和那个开战前只是认头发才记住的紫毛男坐在一起,还知道了对方的名字是奇奇怪怪的“陆夫人。”pi没有笑,他想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多普通吧,不知道要是自己叫pi狗蛋夫人叫陆铁柱之类的现在的画风会是什么样。笑终于没憋住,捂着肚子的pi招致了夫人一个不解的白眼。

  其实看身板pi也看得出,夫人根本不是什么擅长体能的人,和pi一起锻炼跑个几圈就要嚎嚎好累。可是不这样,当初自己哪里来的机会从敌人刀口下救到夫人?pi想。

——

  夫人在门口叫了第三次pi出来吃饭,没人应,夫人伸了个脑袋进房,白了个眼说把相册放好。

  “……夫人,讲道理,我当初对你是救命之恩,下次咱们能不能吃甜豆花?”

  “不能。”

  “……”

  pi苦着脸扒拉了两勺吃的,成功地从和夫人热恋时期的回忆里醒过来。

评论
热度(24)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