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离去之原

我喜欢这个世界观,也许以后还会用(……)也许。
组合体来自《魔鬼积木》



  “1024?我叫pi。”

  pi对着锈迹斑斑囚笼门后面的人说,把他的声音放轻从而让对方降低本能的警戒心。在这地方关押着的与其说是人,其实也只是勉强有个人形的生物,在他们的身上或多或少都留有荒蛮的痕迹。相比起可怖的结合体夫人算是走运的,他的耳朵耷拉在脸颊两边,覆盖着棕色的绒毛,耳朵稍上的位置有一对树枝一般的鹿角,不论作用如何,起码他是不难看的。听见pi说话夫人只是略微抬起了耳朵向着pi的位置转过头。pi见到的第一眼是夫人与其他囚犯相比还算整洁的外表,这一项首先给他加了不少分。


  在夫人眼里他和以往来的人除了服装不同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但是他莫名地惴惴不安,鼻翼抽动企图识别气味,闻到了一股含糖碳酸饮料的甜腻气味,不是药水味。

  pi问夫人能不能听懂他说话,pi一遍又一遍地说我叫pi,一个简单的音节他重复了无数遍,极尽耐心。夫人则不时晃动一下两只耳朵,什么也不说,盯着pi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听他说话,又呆又认真。pi屈起一只手指尴尬地挠了挠脸颊,开始后悔自己草率的决定。他终于把目光挪回来的时候发现对方依然直勾勾盯着自己,pi吓得背后一凉,不是说好的草食动物吗,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不如回家,还有薯片吃……

  夫人从他一直没有离开过的位置站起来,朝着囚门迈了两步,pi注意到他的头发很长,从来都没有打理过。夫人只走了两步,很小的两步,他张了张嘴,最终吐出两个沙哑的字,是鹿。面对这个不算是个人的生物的视线pi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第二天pi很早就来了,他的头发不够整齐,衣服也不够得体,夫人凑近点还能闻到被褥特有的熨帖气味,但是毫不费力能认出来是他。pi对夫人很有兴趣的样子,他嫌站着太累,于是干脆坐在夫人那间的前面,一本正经地招手叫夫人过来。他说:你昨天说你叫鹿,哦还是陆?过来过来。

  pi不知从哪里摸出纸和笔开始乱涂,他举起纸指指上面的陆夫人又指指陆夫人,是你。夫人蹲在门边瞪大了眼睛除了两只角别的哪里也认不出来是自己,然后尴尬地看着pi画了一个没有角的小人说是他。原来人类对自己也这么狠吗?夫人想。pi做嘴型,破一pi,pi。夫人张嘴说了句pi,然后看见pi脸上惊喜的笑容。夫人从出生没有和任何一个结合体或者人类建立过如此亲密的关系,他对对方的看重甚至他本身都没有意识到。pi笑了,夫人也笑了。

  以后的每一天pi都会来,或早或晚,夫人总是在门边等他。pi有时候会用简单的词汇和夫人交流,更多的时候他们什么也不说,夫人会隔着铁栏在他身边嗅来嗅去。

  后来pi带钥匙来,他们就会一起出去。也许是夫人是鹿的结合体,pi甚至追不上他。但是每次夫人都会等他。夫人那单纯的思维偶尔会忖度一下他到底怎么这么好运遇见了pi。

  所以在pi碰到B区的不完全结合体的时候他会撞出去,那个肉块也许是从B区的清洗里活下来了,但并不完美,它的全身几乎都是黑红的血肉,夫人脑袋上的角在情急之下居然派上了原本的用场。枪响的时候夫人楞了一下,他把组合体从pi身上掀开了,pi及时补了一枪。夫人惧怕他手里的枪,但是他坚信现在pi不会对自己开枪,以后也不会,他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pi在报告上打上一行字“组合体能否理解人类行为,融入人类社会”

  “事例,1024号实验体。”

  他接通了电话,说明天安排另外一个实验体。

  夫人没有等到pi,也没有人给他画难看的小人。

                                                                                ——3.18

评论
热度(24)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