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之遥一步(end)

  前奏像是情人缱绻绵长的浅吻,夫人手腕一顿,凭空生出三分嘶哑凌厉,咫尺天涯。他沉浸在曲子中依然不失沉稳分寸,挺直脊背动情微微俯下,手腕刁钻送出,琴弦音箱振动,不知何时能止住的吻无声无息加深,激烈,能看得人呆住。pi心里一阵阵发慌,慢半拍,跌跌撞撞追着夫人的调子跑,深一脚浅一脚,最后也没踩准拍子。夫人就抬起眼睛去望pi,还想给后辈一个鼓励的微笑,但是pi没在看他,他失落地盯着眼前的地板,那点儿木纹能给他看的生出嫩芽开出娇花,夫人白讨了一个无趣,赌气一样收回脸上那点点可怜的暖意,专心拉琴,随他去了。于是一前一后两重调子乱七八糟拉拉扯扯,柏拉图式情人的吻转而疯狂迷乱,反倒腻出了不一样的感觉,夫人领着pi前行,pi做夫人的回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好玩是好玩,现在显得多余的反而是和音的和弦。夫人没吭声,他挺自在,随便拉拉那也是拉琴,目光停在空无一人的礼堂最后,他将琴弓抬起来奏出一串偏僻高音,衬衫袖口从他的手腕滑了下去。

  pi没自主的多看了两眼,等着他的过门乘上下一章的曲子。他想起夫人给他弹琴的时候,《雨水》简单的几个音符砰通砰通震碎了他的心理防线。

  pi接着清淡下去的调子突兀现出一笔浓墨重彩,转而注视着夫人的眼神又淡漠又生火,像要将夫人拆吃入腹,还要叫他一切安好心甘情愿甘之若饴。

  夫人不露痕迹地向后挪了半步,pi就往前凑近半步,像是安排好的舞步,总算计好隔着一步,似拉拉扯扯的情人,可他们之间干净得一无所有,纤尘不染。夫人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往常总挂着笑容的面庞白水似得淡然出世,不问世事。这副嘴脸叫pi看见了,明明踩不实是有意对他摆,故意叫他看的,可他心里总挂着一个结。这些幼稚的情绪带动了他的演奏,搅和得夫人不大自在,他读不懂pi到底想干嘛,但是人出神了情绪不好了他是读得出来的,他冲着pi小声喊了两句不开心?给他喊个魂。pi听见了,可他不乐意搭理夫人,把所有有的没的负面情绪写在脸上,无中生有,有一分就要夸出十分,只管拉琴,懒得理夫人。可叫夫人看到了,只觉得可爱得紧。

  夫人心里怎么不清明呢,他们眉来眼去那点儿事永远成不了真,单单从他的前途考虑,他就最好应该敬而远之。作为他的导师,夫人当然知道如果他的天赋得了深造有多么出彩,也知道将来pi如果走音乐这条路了,什么事都能把他掀翻,而且毫无还手之力,pi在关键问题上总爱沉默,莫须有抬出个标签他连辩解都不会说,更何况如果是真的呢?坐实了这事,他会沦为负面教材,三人成虎,不能轻视。在外人看来,不管是是什么,做音乐总是有点剑走偏锋,像是不正经的摇滚客,阴暗得让人恶心,全然不管古典音乐和现代音乐尤其是摇滚有多么遥远。他爱pi,更爱pi一身羽毛,绝不能让他栽,算是夫人对pi最后的一点温柔吧。pi配得上一条顺畅的光明道路,而不是因为陆夫人的私心和偏爱,让他面临艰难险阻。

  他们躲躲闪闪,卖得一套曲子缠绵缱绻爱而不得的背景戏,让这一切更像是一场你情我不愿的戏。pi更加小心,也就觉得夫人的眉眼越来越淡,向后散去,辨不了五官,明明只是一步而已。pi觉得夫人不可理喻,对自己好,最近却又像是换了个人,摆出种种,翻脸不认帐,逼他白吞下得来再没有的糖果,认清楚现在的界限,恩断义绝,pi想报答也找不到他,性质属于恶劣的撩完了就跑。可转念一想这不就是夫人的性子吗,不拖泥带水,干脆利落。

  曲子现在隐退到背景去了,pi既在走神,全凭本能迎合夫人。他分神去想谁挑的破曲子,倒腾来倒腾去,自己,自找苦吃。只差一步,只差一步,pi心里瞎堵,将提琴从肩边撤下,掠过一丝喑哑声调,搁在主持台上。夫人干脆地呸了一句no olvides, hermano vos sabes, no hay que jugar...(①)pi咀嚼一会夫人啃着舌头的发音,没有说出口那个豪气干云的show hand(③),他把压在舌尖的pero si algun pingo llega a ser fija el domingo,yo me juego entero, que le voy a hacer(③)给咬碎了,压瓷实了,再摆出副扑克脸。
  夫人心里又开心又难过,更多的是一种无可奈何,但他想明白了,定下了,很多事就简单多了。

  夫人喜欢pi吗?实打实的,喜欢。

  pi喜欢夫人吗,实打实的,也喜欢。

  在一起吧?

  不行。

  pi一直没吭声,夫人转过身要走,死了他的心,刚迈出一步,就坠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pi大爷终于舍得说句话,他说:我们之间,只差一步,夫人,别管他们。

  夫人眼眶涨红,充血,又酸又涩,他哄也哄不得pi,凶也凶不得,骂了不知道多少次豆腐pi不能吹不能打,

  “你他妈要把我逼到哪步才算完,pi?”


——
PS:所有有关音乐也是瞎扯,歌词啥的都查百度的,有bug难免。(其实全文都在胡扯。
①:《一步之遥》的歌词,大意是:你不懂赌博。
②:赌博用语,大概意思是我要押上我的全部身家赌注。
③:《一步之遥》歌词,大意: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呢,兄弟,我还是会下注的。

评论
热度(18)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