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罗辑差不多过了傻白甜的那个阶段,他早就会露出锋利坚硬的一面。心脏裹着骨骼,强硬敲碎还能煮酒。可是他在理事会挨了一枪脑震荡肋骨骨折躺在病床上哪哪都不舒服的时候还是一边嘶哈嘶哈啐了句操你妈。

  他觉得自己受骗了,他妈的原来那谁谁被撞死了就撞死了,不关我事。那地球要被撞死了那也撞死了,关我屁事?放老子出去泡妞。活像个无赖。

  ……原来那个女孩真的死了就死了,她的大胸和长腿都没了,罗辑立刻就觉得很难过。他们在一起的天数屈指可数,可是罗辑依然为她感到难以言表的哀伤,无关风月,有关生命。

  他闭上眼睛,穿过脑袋里抽搐的阵痛和蜂鸣触到了他小说里女孩的手指,幸好她和自己是一体的,可怜她和自己是一体的。罗辑笑的有点凄惨,如果这样一直下去,女孩一定是所有人里唯一一个能陪他到世界尽头的人。

  所以罗辑听到史强找到了女孩儿的时候心里又蹦出来一句操你妈,他活这么大操的妈何止千千万,唯独这两句是出自真心。庄颜叫他罗老师,他还有点不适应,本来不应该这么生分的。罗辑挠了挠脑袋笑笑,庄颜同学好,反倒像小学生看到老师乖乖问好。

  这样子一来,她也不可能陪他到世界末日了。天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想。

  他小说里的女孩从他的文字里超脱,在他的心里生活,现在她离开了他的心,既代表着庄颜“活了过来”,也代表着罗辑对她失去了小说里的描写情节之类的控制,其实也许早就失去了控制。他在医院拿到镇静剂的时候就应该清楚。

  患得患失。

  罗辑真的觉得自己得了失心疯,一直从危机到威慑。他毫不怀疑自己在叶老师的墓地会扣下扳机,就算庄颜已经离开了他,他还是要遵守诺言挡在她前面。又拉风又苦逼,可谁稀罕呢。

评论
热度(29)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