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君向何夕

闲时摸鱼。
——



  陆夫人其实离开电脑也算是一个传统的人,他小时候是同伴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他其实也有点守旧,比如小时候的日记本他也留着。但是留着其实他也根本不会翻,不是他要换房间根本不会翻出他少年期的一堆破烂。陆夫人对着一堆课本笔记相册感慨万千。

  陆夫人近视,他的工作偏偏天天要对着电脑屏幕,所以他的家人执意将他的书房挪到了靠近院子里那棵树的那间,说是工作之余有点绿色可以保护眼睛,即使向阳的光线对他的工作有些影响,不过夫人只是笑了笑答应了。

  他搬过来这个房间的时候恰好是四月,树上面满满全是花苞,沉甸甸地坠弯了细枝,没过几天噼里啪啦全开了。陆夫人站在窗子前面,感到了迷之少女情怀,然后他把窗帘拉上了开始直播。

  夫人一边打开YY,一边和直播间里的观众打招呼,夫人晚上好观众姥爷们晚上好,顺口提了句春天到了,夫人我家里的树开花了,挺好看的,大家多锻炼,别跟普通人一样二百斤。趴在窗户外面一脸失落的少年突然有了精神,明明眼睛里神采飞扬,脸上还要板着,最后还是柔软地笑了出来。他坐在树的主枝晃腿,晃掉了大捧粉红粉红嫣红嫣红的花。

  pi看着夫人很久了。pi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夫人也还是个孩子,他把pi埋进土里,夫人问大人它会不会长大,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时夫人傻笑着拍了拍土坑。

  他冒芽抽枝长大,夫人却已经把他忘记了。

  少年心里沉甸甸的,他绕着他的树蹦了两圈之后还是乖乖坐回了他的树杈子,虽然夫人拉上了窗帘他什么也看不到。听着夫人的声音他也不知道在开心些什么。
  午夜已经过了很久了,窗帘后面的光线随着夫人的一句晚安终于暗了,pi眨了眨眼睛,无声回复了一句晚安。

  一夜好眠。

  夫人天天熬夜直播,早上起的就很晚,树精先生偷偷打开窗户掀开一角窗帘,和阳光一起偷偷亲吻夫人的额头,然后逃窜。对他来说,提到陆夫人的名字就已经太过出格。他在树上坐下的时候不停回忆起令他尴尬的触感。他快要烧成和他来的花一个颜色,树枝梢头的花苞悄悄开出绚烂的花海。

  他的花期刚到五月,夫人的婚礼也正好在五月。pi是在例行的偷听直播时意外地发现其实是在开家庭会议时得知的消息。他也没有很难过,对陆夫人来说他永远只是他窗外的风景,她才是夫人对的人。

  事情定下来后,女孩来的越来越频繁,她不打扰夫人直播,她就坐在窗帘后面的阳台上听夫人直播,不知情的女孩和pi一起。

  女孩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赞叹过这棵树好看,pi小小地叹了口气,花朵自然清淡的香气将女孩笼罩起来。女孩只说花香,不知有人托她好好照顾夫人。

“ 1996.3.14.阴”
  “今天妈妈和我种了一颗种子,妈妈说它很快就会比我高了,我不信。”

  女孩正式和夫人住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正应该是花开的最好的时候,女孩看着稀稀拉拉的花朵有些可惜。

  “上次开还看到开得挺好的。”

  “可能是最近雨下得太多了。”

评论
热度(15)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