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AZ.IS。Transmigration 【end】

向石头门致敬。
混个更。
——

1

  他沉睡在黑夜,他被明码标价,被消费。

  阿萨谢尔死去之前不信神,是不相信神,而不是不相信神的存在。他在地狱的烈火中穿行,却在人间的烈火中焚身。由神的旨意开始燃烧的时候他依然唾骂神,鲜红的血滴从獠牙嘴角低落如同硫磺火一般灼热,他只会唾骂神,永远也只会唾骂神,然后注视着神滑向光明的深渊。

  神话里记载的阿萨谢尔让人忘记他的本名,azazel,神之强者,他本来就没有任何理由屈服。

  阿萨谢尔口腔里的那块骨骼缓慢地生根发芽,开出鲜红的千里业火。

  阿萨谢尔醒了,面对一个失血过多苍白的男孩还没来得及伸个懒腰,男孩的眼睛里有大颗大颗的泪珠噼里啪啦地落。阿萨谢尔停下了伸懒腰的动作,咧嘴,表情完全是对男孩哭泣的不屑以及鄙夷,他的嘴角啪嗒落下红色的液体,落到地面滋滋地腾起烟气,足示其灼热。

  Issac一言不发,azazel也一言不发,对他们来说对方都是与自己完全相反的个体。信奉上帝和轻贱上帝的人怎么会有话谈?体型娇小的恶魔宝宝喷出与体型不相衬的血柱,在刺目火焰中焚化greed的脑袋。恶魔宝宝双手环抱,红色瞳孔同Issac毫不避讳地对视。

  "Issac,被献祭者。"

  他这次看到的泪珠不是Issac为了攻击,而是货真价实的泪珠。

2

  azazel过了很久才懵懵懂懂地发现他并不是以azazel的身份来到这里,他瞪着一双圆眼把Issac盯得局促不安才得到一个"硫磺火宝宝"这样敷衍的回答。azazel喔了一声,妈的他原来也会吐硫磺火啊。

  而Issac用眼泪攻击的猎奇方式让他很是不解,如果眼泪能够让他平安,那这里真是个温柔的世界。

  怎么看都是萌不拉几外形的圆滚滚恶魔宝宝又一次喷出血柱替Issac解除了危机,小恶魔非常不满菜鸡Issac从来不注意身后的习惯,反而是Issac这个主人比小跟班更加垂头丧气。

  ……如果你死去了,那么这个地方还有谁陪着我呢?azazel环视了一圈血腥污秽的破旧房间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期望。

  Issac望着洞开的恶魔房,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犹豫。迎接他的不是阴森的刀刃和交易,而是坎普斯的嘶嘶低嚎,然后坎普斯兜头就被Issac狠抽了两下子。巨大兽物的目光游移在小恶魔和Issac的脸上,在湮灭于泪滴之前,它巨大獠牙分开一道弯曲弧度“……被抛弃的信徒和你,真是绝配。“

  而Issac只是踢了一脚它的头颅,面露厌恶,扭头跳下地窖的门。未来的及跟上Issac的azazel目睹坎普斯身体上可怖的伤口弥合,血液逆流回到他的身体里,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坎普斯重复生机的双眼充满怜悯与绝望。

3

  由azazel有限的对于人类的认知他不理解为什么这个地窖从来没有向上的路,每次前进只能跳下更深一层的空间,Issac说地窖地窖,永远都是往地下去。现在Issac身躯扭曲,面容僵硬,而azazel依然微笑着,他只会微笑。

  不知道什么时候Issac已经学会在这个地方生存,依靠azazel输出保护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现在似乎azazel存在的更大意义只是陪Issac聊聊天。但是Issac的话也越来越少。他们两个像是从两个极端开始迈步,严肃寡言的开始多话,软弱多话的开始寡言,性格从来没有契合过。Issac站在一个干净的不像是刚刚发生过碾压性屠杀的房间里,他异色虬结的变形双手无奈地摊了开,这是azazel为数不多能准确辨认是属于原来那个Issac,那个干净软弱的小男孩的动作。Issac像是自言自语,

  "这他妈的地窖到底有没有尽头啊?…我不想再走下去了。"

  azazel混着熔岩咕噜咕噜冒泡的声音回答他也许有,也许地窖的尽头你这狗日的怪物就能滚出这该死的地方了,这不是你希望的吗。也许小恶魔的天性就是热爱诱惑人们走向无可挽回的未来,所以azazel才这么回答,而他明知这尽头只有无尽的深渊。

  azazel发誓,如果让他再回答一次,他绝不会再这么回答,凭着Issac该死不知出处的信赖。

  如果神再给他一次机会,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想。
  从Issac那张五官扭曲的脸庞上再次辨认出超现实的温柔微笑,实在是太过惊悚。

4

  Issac站在一堆烂肉似的心脏面前没有任何表情,还在蠕动的肉块渐渐停止,从它的断裂血管溢出一股一股的血流,越过腐烂的地面,到达了不知处的黑暗角落。

  Issac。

  Issac?

  Issac!

  Issac……

  随着轰然巨响,azazel正好看见肉块碎裂,崩解,石块木板落下,一道白色曙光在地面上画出光斑,在它的旁边,则是看不清路途的下一层地窖。

  azazel还没开神和撒旦的玩笑,就看到Issac肮脏的脸庞滑下泪滴,混合毒素污秽落在地面也像强酸一样腐蚀地面。这是第二次。

  Issac连一眼也没有看深渊的入口,踏入了神的光明,他所有的罪恶灰暗污秽在光明下无可遁藏。

  他嗫嚅着说,难道不该死。

5

在Issac的眼里,azazel与背景的颜色融为一体,他仅仅只看得见眼前明亮的一块地方。Issac感到他沉重的身体脱去重量,浮上半空,他欣慰地说,你没有骗我。

当局者迷,Issac的灵魂升上天堂,azazel看的是一清二楚,连透过他半透明身体的光线扭曲也能辨认出来。他累赘的躯壳落在地面,渐渐腐烂溶化,化为一堆骨殖,粉碎成为粉末。

azazel总是比他要慢,不管做什么都比他慢,连后悔也后知后觉。

Issac以为他被救赎的时候,死亡的威胁在天堂也仍然存在。Issac期待的表情凝固碎裂,腐烂落在凡间。azazel无法想象,在这破碎的教堂里的boss房,沿用的依然是血腥的装饰,他反而因此多了两分实在的踏实。

守卫是个人形的天使,不过又是神玩的把戏罢了。Issac看不清他的面容,唯独azazel看到圣光下他扭曲的肮脏脸庞一如Issac抛弃腐朽的肉体面容。

最后那装腔作势的天使死去,打开一道通往天堂的门。先前是黑暗到看不清,现在则是明亮到看不清。Issac和azazel都听见了天堂天使的低诵,azazel从圣歌中辨认出Issac的那句难道不该死。

如果连天堂都冷漠残酷,你往何处去?

Issac没有理会那扇门,推开了宝箱的盖子,里面躺着赤裸的Issac。azazel也没有来得及嘲笑Issac的光屁股,Issac就从砖砌的坚硬地面向下陷落。他说,不是不该死,已经死了。

赤裸的Issac分明没有呼吸。

6

哑剧木偶,重复,重复,重复。

重复。

azazel无征兆地睡眠,又无征兆地从血泊里醒来。他又一次面对手腕滴血的Issac,哦,azazel想,为什么。

你是不是死了?

Issac疑问的目光将azazel扫了一圈,我是第一次来这里。

哦。

这个Issac选择了去往地狱的路,地狱的尽头是他的尸体。他挠了挠头笑了一下,然后消失在黑暗的地狱。

如果连地狱也欺骗不了自己,你往何处去?

6

无论在管风琴宏大乐音飘荡的天堂,还是锁链痛哭响彻的地狱,都没有他的容身之处。他拒绝了被献祭的命运,天堂不要这不洁的信徒,他向往神的祝福,地狱不要这虔诚的信徒。

7

你往何处去?

8

azazel看着他说,第一百,第二百,第三百。这里东西很多,再交换一点走吧,你的前路无比艰险。

Issac们有的受到恶魔凄惨的诱惑,有的死于路途的崎岖,有的流离失所。而azazel只是azazel。

如果天堂拥挤不堪,你的灵魂将往何处去?如果地狱不能自欺,你的肉体将往何处去?如果你就此死去,我将往何处去?

9

解锁the lost。

将往何处去?

never end。

评论(10)
热度(38)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