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lost/Issac。I can see forever 【end】

《transmigration》
差点忘了,向石头门致敬。

——

1.

相比起失足跌入尘封的地窖,Issac宁愿面对妈妈的疯狂,Issac苦笑着想,哪里会有妈妈不爱孩子的呢?

他必定是犯了错才会被妈妈惩罚。

比如偷吃的甜饼,比如捉弄的小猫,比如懒散地赖床,比如娇纵地哭闹,不知道如果道歉的话,妈妈会不会原谅自己。母亲节的礼物,感恩节的鲜花,她都很喜欢。唯独这次,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也不知道要怎么道歉。

他怔怔地站在房间灯光漏下的那一块明亮处,小动物似地惊恐不敢放声大喊,只有怯懦地反复呼唤"mom,mom。"在他头顶上几米的楼板随着脚步震动,落下纷纷扬扬的灰尘,在光柱里漂浮,表现出不可预知的移动轨迹,有的下降,有的上升。Issac的眼睛眯成一条细缝,像是已经闭上,迎着他最亲的人他委屈的声音无比像是哭却没有出腔,Issac还记得妈妈不喜欢他哭。

"mother!"

回应他的是从脸庞边划过的锋利尖刀,和母亲逆光而陷入黑暗却分明狰狞的脸、懊恼的叹息。

Issac迟疑地后退,一步,两步,他留恋地看了一眼无法攀爬的出口,扭头离开了妈妈的视线范围。刀刃上染红的那块流淌到布满灰尘的地面,濡湿了一块阴影。

2

Issac环视着太过宽敞也太过高大的地窖,沉默地站在地窖角落里,看着妈妈关上了出口,来自房间里日光灯的一点光线随着妈妈离去的脚步无休止地黯淡下去。

孩子总是好奇的,总是不能安分的,而他确实也只是个孩子,所以Issac推开地窖的门时被吓得一哆嗦也是自找的。

地窖里突兀地燃烧着两堆火,橙色温暖的光照亮四周的血泊和血泊里凝结成团的,上升的东西。那些东西逐渐孕出人形,只有灰白色的皮肤和被淤血蒙蔽只有眼白的双眼与Issac不同,其他都完全一样。它们的手攀住地面,一寸一寸爬出血泊,身后留下一串长长的血迹,大张的嘴发出幼儿般尖利哭号,诉说死亡的悲哀。它们身体上的血迹和明显的伤口证明着它确实曾经死了,但是死了的东西完全与它不同,和洛夫克拉夫特的诡谲的不可名状的压抑相比,无法否认是迫在眉睫的威胁更让人胆战心惊。它们眼眶里的淤血在融化,在它们麻木的脸庞上留下黑红的泪痕,它们咧开嘴角跨开步子追逐Issac,更令人恐惧的是,它们的声音以极大的,不可违抗的力道命令Issac留下,不要往前走,留下。

Issac不知何时眼眶下的泪珠和它们眼睛里融化的淤血如出一辙,他凝视着某个个体的时候,他的悲伤与恐惧可以化为武器来保护他。

泪滴撞上怪物的身躯,将他们破碎的脆弱身体再次拆分,化为一滩污血与残肢。幸好这些东西没有再次活过来,Issac在第一个房间看到墙壁上潦草而幼稚的字迹,勉强辨认得出是stop这个单词,p的最后一笔拖得很长,最后连着暗色的血掌印,然后他扶着墙吐了。

哦,谁在乎。

勉强捡到一条命的Issac蹲在角落里喘息不止,没有想到stop这个单词的意思恰恰是停下。

那字迹也是那么眼熟。

3

Issac盯着对面的长满刺的房门好一阵子了,他不敢挨近,因为荆棘在呼告血,房门里的黑暗传来的却是无法理解的自言自语与潮湿的令人恐惧的气味。

"难道不该死……"

他觉得那后面随时会冒出些什么东西,比如鬼魂之类的。而事实上,只是冒出来了个跟屁虫。

他自称lost,并且这是他唯二记得的事,另一件事是传说的天堂和地狱都是一个骗局。他不知道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他还说,其实lost也不是他原来的名字,只是他不记得了而已,这么一看lost其实哲得很。

Issac觉得至少有个东西陪着,那个东西会说话,会思考,除了神棍都挺好。

Issac问他,他应该想办法上那个根本上不去的出口,还是继续走。lost思考了一下,你都说了根本上不去,那就上不去呗,除了继续走还有什么可选的?废话真多。

在刚刚接触到噩梦的边缘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因为好奇心往噩梦中心冲刺。

lost说,继续走。

lost对Issac说,长满刺的门里面也许会有东西,金色的门里会有东西,带叉的奇怪石头值得撬开,锁着的门里有东西卖,天使很大方,东西不求回报,恶魔的物品则需要血液交换,接下来的路途应该会很艰险,Issac懵懵懂懂也听懂了一些,开始从门缝里往刺房钻,力求受的伤能少一些。但是刺好像有生命力一般,纠结成团的尖刺追寻着他身体上的生命力,锋利的刺尖在Issac的身上留下不少伤口,血液被它们当成养料,一滴也不浪费,被割开伤口的一段时间后他才开始觉得伤口隐隐地疼,神经一跳一跳,随着血管扩散到全身。

Issac手里抱着妈妈的包觉得他好像被狼群围攻走投无路,迟早有一天会被野兽吃干抹净,骨血不剩。

他无意识地抱紧了背包,他手里质地普通的背包是他唯一的慰藉,是他暂时与外界为数不多的联系。

这条路,最终一定会有一扇通往出口的门,亦或是一道通往堕落的深渊。

4

lost对这地方的东西知道的还是很多的,的确不失为一个好帮手。Issac的身体越来越支撑不住的时候,也是它救了Issac一命。

殷红色的搏动心脏被lost交到Issac手里,这个奇妙的小东西仿佛有源源不断的生命力,Issac捧住它的瞬间它破裂溶入Issac的手掌,发出呛人的铁腥味,Issac的伤口在这么一瞬开始愈合。lost说,这地方没有药物,没有医学,你只能依靠它们活着。

Issac面无表情,他嗅了嗅他的手掌,这是血吧,他问。lost点头。

饮血,十诫里的重罪。

Issac依然要进行这悲哀的旅程。

他从未想过他家的地下空间如此巨大,他自己的舒适房间像是浮在深渊上的一片羽毛,迟早要落到地面。对他虔诚的母亲来说,触犯十诫的Issac永远无法回到她的身边。意识到这一点的Issac并没有太过沮丧。

在他头顶高上很多很多的房间里,他的母亲正在祈祷,聆听神的旨意。

她在胸前不停地画十字,匍匐在地,不敢直视雅威的面容,反复背诵祷词。神的声音隆隆作响,他说,Issac是恶魔,你无法救赎他的灵魂。

他刚才犯下了饮血的戒律,你要净化他,来洗脱你的罪名,表明你的信仰。

她说,我主。

而雅威已经离去。

5

Issac第一次见到会逃跑的怪物,它发出喑哑的啜泣声,长满肉瘤烂疮的身躯在角落里瑟瑟缩缩,它残破的声带发出嘶哑的Issac三个音节。Issac一步一步地接近它,它的眼眶空无一物却准确地直直对着Issac的方向,Issac反而感受到被注视的不安,啜泣声被干笑取代,它对Issac说,Issac会死。

他在这里走了这么一段路,何止知道自己会死,甚至和死亡握过手,他会接近它只是觉得有趣。

Issac问他,你是谁?它的回答简单而让他感到背后发寒。

"Issac。"

"你死了?"

"对。"

"死后怎么样?"

"这样。"

怪物干裂的嘴角温和地咧开,腐烂的双手捧着一只蓝色的蜘蛛,他问,"你想不想见你的蟋蟀?"

蓝色的蜘蛛亲昵万分地扑进Issac的怀里。

这个自称Issac的怪物也哲得不行,它和Issac坐在一起,常常是Issac无法理解它的话所以无话可说,Issac不能想象这么神经病的人和他共用一个名字。它沉默片刻,对Issac说,杀掉我,杀掉我你就能进入下一个房间。

它还说,不要打开任何宝箱。

最后一句是它用口型说的,谢谢你来这里。

Issac将它杀死了,它的尸块和骨头落在地上和灰尘泥土混在一起,而Issac无法给它一个墓穴。lost看到他抱着蜘蛛脸色很不好看,却好久没有听到他抱怨的碎碎念。

6

lost对他指出一个房间,这个房间的门上装饰着落满了灰尘布满裂纹的骷髅骨,lost说,这是这一层楼的终点。

lost对他露出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微笑"我不会陪你走下去"

"我永远只能留在这里。"

Issac的目光始终聚焦在别处,波澜无惊,他推开骷髅的房间,伴着无法理解的尖叫和污秽的气味消失在lost的视线里。

天启。

" 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声音如雷,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来,胜了又要胜。 "

Issac已经不再恐惧,而他只是没料想到。

由战争来审判战争,因为暴力,Issac才能活下来,接收审判,也因为暴力,Issac才要接受审判。

战争的铁盔下的非人瞳孔炯炯,马的尸体发出嘶声,它说,

你要知罪。

它并没有Issac想象的那样强大,因为战争死去的战争,无比讽刺。

Issac,这个懵懂的被献祭者终于意识到,他无需依附神求得生存。

他踢了一下战争干枯的头颅。

7

墙壁过渡到地下深处的灰暗岩层,他离他的妈妈越来越远,他怀抱着回归的希望走着相反的路。

Issac有时能在墙壁上辨认出血迹和嵌进墙里的尸骨。

8

迎接他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形怪物,它们呼唤Issac留下,Issac总是跑开。

甚至包括一个生出翅膀獠牙红色眼睛的恶鬼,如果Issac没有看错。

9

“我看见羔羊揭开七印中第一印的时候,就听见四活物中的一个活物,声音如雷,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来,胜了又要胜。 揭开第二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二个活物说,你来。 就另有一匹马出来,是红的。有权柄给了那骑马的,可以从地上夺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杀。又有一把大刀赐给他。 揭开第三印的时候,我听见第三个活物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黑马。骑在马上的手里拿着天平。我听见在四活物中,似乎有声音说,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油和酒不可糟蹋。 揭开第四印的时候,我听见第四个活物说,你来。 我就观看,见有一匹惨绿色马。骑在马上的,名字叫作死。阴府也随着他。 有权柄赐给他们,可以用刀剑,饥荒,瘟疫,野兽,杀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

10

天启的肉块成为Issac的傀儡,他的身上生出双生胚胎,身后跟着无意识的娃娃,随时准备扑咬对他不利的人,病毒成为他的盟友,背部生出奇异的组织。

11

雅威训诫他,偷食触犯饕餮,捉弄小猫触犯傲慢,懒散触犯懒惰,娇纵触犯暴怒。

饮血触犯十诫。

受到第一次撞击的时候Issac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双高跟鞋多么眼熟。

当他看清那双鞋的时候不作反抗,恶魔乞丐一次次地延续他的生命,他的宝宝们保护他,但无论如何救不活一个放弃生存的人。

Issac的死去同他杀死的怪物一样,其实没多大反应,他既没有哭号也没有哀叹,妈妈不喜欢他哭。

只不过地面多了一滩血肉模糊的物体。

Issac死去的最后一瞬间看到那个黑色的魔鬼挟着灼热的火焰而来,燃尽所有痕迹,面容悲怆。

在恶魔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也是一件毛骨悚然的事情。

Issac来不及反应,只觉得猛地一抽,好像还有话没能说完,放不下心。

伴随妈妈突兀大嚎一句Issac与地狱恶鬼的嚎叫,Issac的小小的躯体温度慢慢地一点一点降低,那些从土里来的血液再次回到土里,四周的灰暗化为明亮的灼热。

尘归尘,土归土。

12

贪婪
饕餮
傲慢
色欲
暴怒
懒惰
嫉妒

十诫。

13

Eve睁开了无神的双眼。

14

原罪。

15

azazel的硫磺业火也无法温暖Issac渐冷的体温,他无法救赎Issac,不论是那个流离失所的Issac,还是这个化为原罪之母的Issac,他都无法救赎。

他什么都看得见,包括过去的,活着的,未来的所有Issac。

抓到他手心里的只有一捧灰土。

他第一次流下眼泪,火之子的身躯里竟然也有水,超脱于一切之外的视角让他受尽折磨。

never end。

评论
热度(32)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