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Day 13。

和女朋友马上百日,hm小姐,我好喜欢你。
——

  陆夫人弯起眼,右手拇指在手心里揉搓想把字迹擦掉,右手拇指传来一阵阵灼热,字迹却依然清晰可辨。
  他的注视点从手里挪开,从窗外繁茂的大树移到黑板上难懂的一个个等式,下移片刻,落在睡得正熟的pi身上。

  趴在桌上的pi小辫子翘得忒高。

  陆夫人推了推眼镜,低头从便利贴上扒下一张纸,笔尖一顿画了一个猪头,偷偷摸摸地往pi背后贴。

  ……

  陆夫人的画技可以和他的歌声一样用灵魂来形容。

   pi何等人也,陆夫人反应快刚刚收回手,pi就睡眼惺忪地回了个头,就从鼻腔里憋了个软乎乎的嗯出来。陆夫人演技了得,面不改色,就心里砰砰跳。

  "借我支笔。"

  "……好。"

  pi把笔递给他,然后陆夫人就又看到前桌翘起一条小辫子,左甩右甩,然后安静下来。

  ……真能睡。

  陆夫人握着那支陌生的笔,在掌心留下了新的字迹,覆盖在之前的笔迹之上。但是没有所谓覆盖,他习惯记东西的那块掌心满满的都是一样的字,都是同一个名字。

——

  下课铃总算把pi给吵醒了,被吵醒的pi非常不满,习惯性地当啷当啷把椅子拖反,正准备和陆夫人抱怨"不是你找我借笔我就能好好睡一觉昨晚上游戏打太晚了你看你叫你给我带早餐不给我带我睡个觉你又要吵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哈哈我开玩笑的其实我想问你下课有没有空。"

  座位空的。

  pi自讨没趣,当啷当啷地把椅子搬回去,懒pi拖着凳子的巨大噪音招致他同桌毫不掩饰的白眼。

  陆夫人正站在水池前面,双手使劲揉搓,把手心滚烫灼热的字迹化为一团模糊,水声哗啦哗啦,最后双手干净如初。

  他听到有人喊他,一回头是pi,隔着挺远,声音有点失真。陆夫人随意甩了甩双手,不紧不慢地走过去。pi也不急不躁,等到他才问有没有空一起玩新出的游戏。

  陆夫人思考片刻答应了。

  pi简单地聊了聊游戏的事,然后问夫人下课洗手去了?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以后调侃夫人说手上的东西洗掉了不记得怎么办。

  陆夫人扭着头跟远处打招呼的同学招手,头也不回地说你管。pi说当然了,万一你洗掉了明天给我带早餐的事项明天没有东西吃怎么办!陆夫人沉默半晌说本来没什么事,既然你这么说了你明天肯定没早餐吃了。

  pi哈哈笑,换上了正经的语气,"真的,万一忘了怎……""你放心。"陆夫人脸色不大好看,把两只手塞进校服口袋里,好像这样就能结束这个对他来说尴尬无比的话题。

  他没看见,粉毛眨了眨眼睛闭上嘴了然地笑了。

评论(6)
热度(26)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