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pi陆。遇萤

赞美太阳…………
——

1
这是pi关注陆夫人的第三年了,pi打开主页的时候看到陆夫人为了稿子的事和出版商争得不太开心。他是个根本不会掩饰的人,向来耿直,有一说一,迟钝如pi也能从他的一字一句里读出不快的情绪,他的鼠标滚轮反反复复地碾过夫人新发的简短隐忍的完结封笔声明,神色看不出或喜或怒。

    神奇陆夫人V:我也是要工作的,写作本来就是我的业余爱好罢了,加班会议报表本来就是我的正常生活,面对我挤出时间写作这样的情况,还能恶意催更,不征求作者意见随意修改我的终稿,最终导致骂名却是我来背的某些人简直是把我当枪使。

毕竟现实生活才是一个人的生活的主体不是吗?这些年太累了,新作完结之后我也就放弃写作了,我不需要出卖我时间尊严换来的那些可怜的外快。

    (私信)神奇陆夫人:欢迎关注我~这里是神奇陆夫人~

    (私信)A_pi:__

pi从鼻子里长呼一口气,双手腾在键盘上空,一次也没有落下,最后他握着鼠标,退出了私信界面。

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画师,不知是太过喜爱的畏手畏脚还是笨嘴拙舌的自卑,还是不敢相信,他没有和别的粉丝一样给夫人送去铺天盖地的私信和评论,只是简单地点了个赞。

他怔怔地看着屏幕上只打了个草稿的约稿,好半天才拿起压感笔。

……完结封笔。

他从来没有想过,居然有期待陆夫人拖稿的一天,甚至,最好永远不要交稿。

"无法传递的心情。"

2

pi终于正式开始接受约稿后约稿一直不断,在这些平台上,如果技术足够,在自来水营销号为了招揽浏览量的有意无意的"推荐""真心安利"下,知名度涨得是很快的。

pi的画风配色不知为什么很招小姑娘们喜欢,粉丝刺溜刺溜地涨高,在他发表的东西下大喊大叫"男神么么哒男神嫁给我我的妈男神画得真好qqq"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是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那个挂着"神奇陆夫人"ID的好像很久没有动静的账号上。上一次陆夫人的动态更新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pi的目光在手绘板旁边那块放着的厚厚书本的封面停留片刻。

——熬夜守预售抢到的特典收藏版,扉页上有一个亲笔签名。

真的是新作完结后封笔,然后再也不会回来了吗?

他自认心境完全不同于什么多愁善感的小女生,但他意识到可能再也连陆夫人生活的一点点都无法了解的时候眉头蹙紧。绝非是内心毫无触动的样子。

"无法避免的疏离。"

3

但是接下来陆夫人的账号接连的动态更新除了让pi觉得自己是个傻逼,而且让他觉得脸疼得要命。

怀着喜欢这种奇妙心情的人总是喜欢和对方寻找相同点。pi巴巴地盘算他之前的想法算不算一个flag,甚至为此感到迷惑的悸动。

    神奇陆夫人:你们有没有想我~~夫人我旅游回家啦【表情包JPG】

    A_pi:胖夫人。欢迎回来//神奇陆夫人:(动态原文)

在他没有被他还没意识到的失望席卷之前他就由衷地感到了安心。

……

陆夫人侧卧在床上,半开半合的朦胧睡眼看到自己的动态主页刷上一条转发。

pi的ID清清楚楚地标在那里,他曾经多少次期待他的ID和自己的共同出现。而现在,他挣扎了几秒,最后没有回复,把手机摁灭,裹着被子翻过身,在黑暗中自嘲地弯了嘴角。

一夜无梦。

电脑的显示灯一明一灭,主机里散热扇的轰鸣声仿佛庞然大物的呼吸声。陆夫人根本没有办法记住的一串二进制数字在屏幕的另一端成为他自己,陆夫人没有办法理解它,它却可以学着理解陆夫人。

    神奇陆夫人V:晚安。

陆夫人不理解从斑驳的色块不确定地喜欢上一个人的感受,也不想再试图理解。

三年零七个月,四十三个月,一千三百零七天,三万一千三百六十八小时,一百八十八万两千零八十分钟,一亿一千两百九十二万四千八百秒。如此浩瀚的分分秒秒堆砌成的时间依然不够他理解。

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让这种心情越来越沉重,却永远也填不满它的胃口,他只能选择把目光安放在他身上。

不合情理的心情,一发不可收拾,然就算灼热如同业火,最终都毕竟有被扑灭的那天。

can l be,can l be——

colorful……and free?

"无法直视的自己。"

4

    (有新评论)A_pi:晚安(12:33)

    (有新回复)神奇陆夫人:安^^(12:34)

pi的手抖了一下,他拿起振动的手机,疲倦目光消失殆尽。

他匆忙地保存了一下快到死线的稿子,打开新的图层……他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画的夫人的人设。稚嫩的线条让他追溯到那个寒冷的夜晚,却因为这幅画,他的记忆温暖如春。

他在线稿上落下或浓或淡的一笔又一笔,向来流畅的绘制过程此时却举步维艰艰涩无比。

——这个女孩的眼睛……是不是和他自己的目光一样温柔?

——这个女孩的双手……是不是和他自己的双手一样灵巧?

——这个女孩的头发……是不是和他自己的头发一样柔软?

——如果这个女孩喜欢我……你会不会也和她一样?

屏幕上渐渐具体的形象长发漫卷笑靥如花,朝着屏幕对面伸出手,眉梢眼角盈满诗人歌咏的活力。

……没有人握住她的手,在这个雨天是否会觉得冷,没有人握住他的手,接下来的路却是我觉得冷。

他没有任何出路,他只能一笔一笔地妆饰她,借以慰藉。

窗外的雨滴像细碎的玻璃珠子,不停地打在玻璃窗上,嘈杂的白噪音在人的感官上把自己孤立起来。

   (有新回复)神奇陆夫人:好看//A_pi:一个夫人。【图片】

pi睡着的时候见到了那个女孩,他自己创造的人物朝他伸出了手,而他,明明白白,确确实实地握住了,她的手,的确是她的手。

"小心翼翼的靠近。"

5

陆夫人身着职业制服套装,文质彬彬,褪去"陆夫人"这个身份的他只是茫茫人海的一员罢了。

离开大团是非的他满足而安乐。

pi原本话就不是很多,在收到某个女孩的告白之后话就越发地少,他善于说简短的语句,好像他用这些句子把人们从他的身边推开,把他们甩的远远的。

文字的力量足够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也足够化为颠倒黑白的污水。

"pi抄袭""描图""818某绘圈太太""摆架子""装逼"

pi只看了一眼然后把手机关上了,无法辩白,也无意辩白,只会越描越黑。他刚刚把手机放进口袋手指就追过去把它捏出来,

    (私信)A_pi:我抄袭?(14:45:32)

    (私信)神奇陆夫人:我相信你 (14:46:02)

他的目光盯在不久便刷出的那条回复上,完全不像是陆夫人的语气,而他这是第一次给陆夫人发私信。

没关系。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触摸几下,

    (私信)A_pi:谢谢夫人 (14:50:49)

    (私信)神奇陆夫人:没事

    (私信)神奇陆夫人:你的画挺不错的  (14:51:19)

明明是……

他却没有任何激动的心情。

"事随人愿的惊喜。"

6

却大概这样一句泛泛的客套夸奖让他有了借口接近陆夫人。

寡言的pi给陆夫人的消息早安晚安一条不差。

——事后他没有评论,只是感谢在他的低谷有"陆夫人"在。

陆夫人给他的回复太过及时,却大部分都是打官腔的敷衍,可是即使这样就够了,就算这样就够了。

在pi起晚了的早晨,在pi独自吃饭的中午,在pi赶稿的深夜……陆夫人都在。

一个你
两个你
三个你

被爱着的你,不喜欢我的你。

"敲过凌晨两点半,"

pi的左手边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热水,右手边放着手机,屏幕上是简单的对话框。

"想和你说声晚安,"

他将稿件传送给了客户,敷衍了两句不辛苦不辛苦。伸个懒腰后抓起手机,已经是深夜,藏蓝色的天空上模糊几片云彩,像是被晕开的水彩,周围只有他的窗户还亮着灯,他的手再次腾空在键盘上空,不知如何是好。

"故作随意轻描淡写却按不下发送键,"

    (私信)A_pi:__lady陆注意休息

早点睡觉

盖好被子?

你是不是……因为陪我才这么晚睡?

"就算只有只言片语也好换我一夜安眠。"

    (私信)A_pi:晚安(02:56:35)

    (私信)神奇陆夫人:安(02:57:05)

完全是猜得到的回复。

他认识的陆夫人几乎还只是停留在"陆夫人"这个笔名的作品上,要说陆夫人是个怎么样的人,他也能头头是道地分析好多,可是他从来没有动词意义的了解过他,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形容词意义的了解过他。

陆夫人的脚步轻快有力,他的写作风格,他封笔的决定,他走的每一步都那么坚定,回想起来,总觉得有一层雾或者透亮的云包围着他,宛如在空中漂浮着。

另一边陆夫人难得地打开手机,细细看完记录,哑然失笑。好看的手指长按图标,拖动到"删除",点击确定。

他这样的人,太好懂。

"患得患失的退却。"

7

网上的热点总是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他还没有对泼上身的污水做出反应,键盘侠的目光就移到了别的地方。随着粉丝们的澄清证据放出,哑口无言的反而是当初吠得最狂的人。

要是撕得欢乐的粉丝知道他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时不知道该是笑该是哭还是哭笑不得。

他把越来越多的时间花在和陆夫人的交流上,但陆夫人的形象在他眼里越来越生动。

    (私信)A_pi:早安(9:42:25)

    (私信)神奇陆夫人:你起晚了(9:42:55)

    (私信)A_pi:""
    最近我有签售,你会来吗?(10:05:19)

    (私信)神奇陆夫人:看情况……提前祝大麦。(10:05:49)

pi把手机关了。

他像是庞大的某种架构,凭空生出利刺,也凭空生出繁花,在不经意的时候就能改变他的喜怒哀乐。

……

签售会的现场非常热闹,他原本还有空闲瞄去找有没有某个疑似陆夫人的身影,最后预料之中地被成堆的签绘压低了头奋笔疾书。

"你好,我是你的粉丝。"

"你的画很不错,我很喜欢的。"

pi挤出一个客套的微笑,寥寥几笔便在质地优良的纸张上勾勒出漂亮的可爱形象,终了,将一本画集递给对面的人,那个人长得有点高,把坐着的他面前的光线挡得严严实实,

"谢谢支持。"

"倾盆大雨的晴天。"

8

他的人设为什么是粉色头发?
因为他最喜欢的某个人物是粉色头发。
为什么他的人设是紫色头发?
因为他最喜欢的某个人物是紫色头发。
为什么他拿着剑?
因为他举旗。
为什么他拿着旗?
因为他持剑。

陆夫人和仍然有交集的朋友们提讨论到"那个画手我真喜欢"的时候小绝哈哈一笑,我老娘才是真爱粉啊,从他出名前就看好他的。除去人兽这种满嘴跑火车的说太太你个基佬觊觎人家很久了吧,遭到一串基佬不是你吗的反驳。剩下的人大多都是羡慕说夫人有眼光的,还有一个哀嚎说有没有人帮忙去签售会带男神画集的。陆夫人轻描淡写两句喜欢画风带了过去,除了麦爷迟疑半天终于没有发出去的询问,谁也没觉得陆夫人抱有他心。

……结果一群人一个两个不是要死线赶稿排版催稿就是要出差,最闲的魔王也要准备考试,"帮赶死线的可怜人完成这个搞不好是遗愿的愿望"的重担就顺理成章地落到了享受公司补休的陆妈妈头上。

陆夫人白白挣得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知道是该欢喜还是该悲哀。

什么都是痛快的好,偏偏这样的人做出来迟疑不决的事。陆夫人早就觉得无所谓了,可是真正见到对方的时候才惊觉是自欺欺人。明明他被淹没在人群之中,可他仿佛在燃烧,在熔化,发出灿烂的光辉,把周围都照亮了。

"红与紫。"

9

他离开了拥挤的人群中心,在接过画集的时候他的手都是抖的。不知道在他自己的签售会pi是不是这样,怀着愉悦的心情,隔着桌子偷偷地看他一眼,他却认不出炽热的眼神。然后合照一张,真心地说

"你的作品我很喜欢。"

然后他客套地说

"谢谢支持。"

陆夫人的手指从金色记号笔的签名上抚过,将画集合上,快步走远接起电话,说不会待很久明天就回去了。

pi好像触电一样,右手无意识地抖了一下。他有些不好意思,和对面的妹子说不小心画坏了,妹子很宽容地笑笑说这个才特别。

他松了一口气,示意休息一会。

他借着站起来活动的时间用目光搜寻陆夫人,他无比确定陆夫人来了。

"你的画很不错。"

"你的画很不错,我很喜欢的。"

只可惜他太迟钝,没有哪怕抬头认真看一眼。

后来的数次签售会他多了一个习惯,给对方报以微笑,有时候也会不介意聊几句,就好像一种自我安慰,而他的出版商也不知道这位画手怎么会这么热衷于签售。

可他再也没见过陆夫人。

某种程度上也算他自作自受,硕大的会场,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找不出陆夫人。何止是这样,如果他让陆夫人反感,不想见他,那他掘地三尺也找不出一个陆夫人。

"永无塔的凝望。"

10

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那个女孩从小心翼翼到这么嚣张,好像一切都顺理成章,就好像他和陆夫人每天在一起聊天一样顺理成章。

她肯定不再是那个小粉丝了。

所以pi看到包装精美的花束时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女孩看上去没有多么紧张,可是捧着花束的双手不知道怎么放的局促模样出卖了她,女生漂亮的杏眼直视着他

"我喜欢你啊。"

他的心里跟着重复了一遍

"我喜欢你啊。"

"我也喜欢你。"

女孩好像楞了一下,后知后觉地把花束一丢躲去看电视了,窘得不行。

pi站在原地,不能否认他答应一瞬间是闹了脾气,你别以为就是我喜欢你,我有女朋友了,你自作多情什么呢?

这么想俗倒是很俗,pi想,可是没有任何一种诚实的感觉会超脱出人的七情六欲。

……所以你要是也喜欢我……你来看看我啊?

太小孩子脾气了。pi嘲笑了自己几声,朝着工作室客厅方向喊了一句鸸小姐吃不吃芒果刨冰。

他没觉得鸸鹋不好,相反,他觉得鸸鹋很好。

他肆无忌惮地在社交网络上放出了脱离单身的消息,除却粉丝们的"我失恋了。大pi要幸福。"几乎没什么内容,被刷上热评的无非是几段真情告白祝福……

    神奇陆夫人:一点也没听你说过啊,祝福~:)

他面不改色地开陆夫人flag的玩笑。只是从此以后,他的私信陆夫人没有再回复过。

最终大学毕业他也是要出去工作的,鸸鹋一直陪着他,吵吵闹闹的可是也过得开开心心。

没有外力的情况下他始终不愿回忆起那段混乱的时间,好像是他的某种痛处。

鸸小姐面对着电脑屏幕一脸兴致勃勃,"哎那谁,你看这个,"她的鼠标滚轮切换得飞快"这是黑科技吧卧槽。"

他站在鸸鹋旁边揉了揉她的脑袋开始认真地阅读这东西的说明。

一个新的社交网络软件承诺,它的用户将实现数字化不朽。社交网Eter9称,它可在你发布照片、链接和评论时了解你的性格,然后在你死后继续替你发帖。
豪尔赫谈到他研发的这个概念时说:“我们正试图创造一个人工智能系统,它的学习速度超过脸谱网等其他网站。”
一个发布在Eter9网的声明说:“该网站具有使人在网络空间中实现不朽的特殊能力。Eter9使用户不朽成为可能,同时令他们具有永远活在网络中和其他人进行交流的能力。这一切只要通过一个叫副本的元素就可实现。即使用户在办公室上班,它也可以代替用户发帖和发表评论。这个副本还对用户的永生负责。它根据用户的帖子和评论吸收所有信息,在所获知识的范围内处理信息。副本的互动会日渐有效,分析后来获得的信息以及它的‘经历’。另外,它还能在物理部分和虚拟连接间互动。”
用户可以自主设置回复私信,评论的个性主题。例如,相隔多久,回复内容,回复用户,如果关注用户基数极大,这就为用户提供了更加完善的模仿效果。但这不代表软件完全听凭用户设置,它的信息依然主要来源于用户的帖子和评论。

"时间的灰烬。"

————

没有明显pi陆或者陆picp向,说是pi陆只是我私心←
内容和《dreams》(一款叶周同人游戏,一部分小标题来自它的结局)
《遇龙》(主题曲《遇萤》)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正好在听(……)
本来说的是某个网站,而且是死后,为了不那么狗血修改了一下,增加了一点私设。(依然狗血)因为我个人的关系ooc非常非常非常严重……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我同桌给了我中二以及脑洞支援。

(↓来自百度)
据国外媒体近日报道,几个世纪以来,人类都在寻找永生秘密,但没有取得成功。可如今,一个新的社交网站承诺,它的用户将实现数字化不朽。社交网Eter9称,它可在你发布照片、链接和评论时了解你的性格,然后在你死后继续替你发帖。
该网站靠人工智能制造出可与其他用户进行交流的“虚拟人物”。根据以前的帖子,每个用户都有属于自己的数字化“副本”。尽管这个社交网还处在测试阶段,却已有5000人注册用户名。与此同时,一些人将这个想法描述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概念”。
葡萄牙软件开发者恩里克·豪尔赫推出这个概念。它在某种程度上好像模仿了科幻片《超验骇客》的情节。在这部影片中,约翰尼·德普饰演的人工智能专家威尔·卡斯特博士将他的意识上传到一部电脑中,所以死后可继续活在虚拟网络中。豪尔赫谈到他研发的这个概念时说:“我们正试图创造一个人工智能系统,它的学习速度超过脸谱网等其他网站。”
一个发布在Eter9网的声明说:“该网站具有使人在网络空间中实现不朽的特殊能力。Eter9使用户不朽成为可能,同时令他们具有永远活在网络中和其他人进行交流的能力。这一切只要通过一个叫副本的元素就可实现。即使用户在办公室上班,它也可以代替用户发帖和发表评论。这个副本还对用户的永生负责。它根据用户的帖子和评论吸收所有信息,在所获知识的范围内处理信息。副本的互动会日渐有效,分析后来获得的信息以及它的‘经历’。另外,它还能在物理部分和虚拟连接间互动。”
Eter9有点像脸谱网,有一个被称为“皮质”的新闻复制功能。它可将其他用户的帖子呈现出来。另外,Eter9用户可向他们喜欢的其他人的帖子送去“微笑”,还可发布他们自己的照片或评论。
这个网站说:“虚拟用户或被称为尼纳的机器人是我们网站的一大特色。人类用户可以收养尼纳。它几乎像有机用户的重要助手。它只能被一个物理用户收养,而且其寿命取决于收养或连接的情况。”
一个网站承诺让用户在网络世界中得到永久并不是第一次。一个叫“虚拟永生”的网站曾用性格测验建造个人档案,使用户可以上传他们的声音。但该网站两年后关闭。当时,已有一万人注册使用。联合治疗生物科技公司还发起一个叫“永生人”的服务项目,从一系列性格测试中收集信息,然后将其和社交媒体个人档案相结合,制造出准确的数字替身。

评论(13)
热度(26)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