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all陆/pi陆。hollows,hollow,once is hollow.

黑魂paro……
!!!私设防火女lady陆有眼睛因为没有眼睛他cp长得帅就糟蹋了!!!(?)

——

1
  
  陆夫人在自己的影子边上看到另一个灰色的模糊形状,影子很有作为一个游魂的职业道德,像是玩杂耍一样拙劣无比地模仿着僵尸的僵硬动作,呲牙咧嘴,一只手却毫无顾忌地伸下来揉他的头发。

  他没有搭理对方,一方面是因为他根本触碰不到他,还有一方面是……他们其实很熟。

  ……陆夫人在它掐他脖子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抬手瞎掐可惜他也碰不到这只鬼,反而惹得他哧哧笑,又空又低的声音在无比空旷的祭祀场里回荡,"夫人,你摸到我胸了……啊啊啊啊还穿过去了!"

  "……"

  陆夫人无法透过头盔看到它的脸庞,但是他完全认得出每一个人。

  它们对他来说都不陌生,它们空荡身躯里的灵魂陆夫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它们都是他引导过的无主灵魂,用来填满这些游魂的空虚,尽管毫无意义。

  对不死的游魂来说,追求人性与灵魂会让它们的感受更接近人类,为了消除自己是个异类的感受也有情可原。

  将熄的初火要由这些一无所有的人来传承,多么讽刺啊。

  12与陆夫人并排站着,他的性格是不属于这里的沉闷,如果有颜色的话,他的性格应该像是地面留下的亮色笔迹……

  他现在正在拿着笔画画,天知道其他人看到了会作何感想。

  12沉重盔甲碰撞的金属声响和黑色盔甲表面上新添的白色伤痕迅速把陆夫人拽回了现实世界。

  "你走到哪里了?"

  "法兰不死队。"

  "可能很快就能亲眼看到初火了……"

  他的表情有一点僵硬,陆夫人以为他在不死队受什么刺激了,却清楚地听见12嘟囔说不是你升级收费太贵我现在已经能到王城了……

  陆夫人的眉毛抽了一下。

  火堆里噼噼啪啪地有些闹腾,滚出来一个脏兮兮的家伙,他浑身上下唯一用心打理的就是他的剑。12哟了一声半调侃地喊了一句战神,算是打招呼。
  
  
  [there will be no solace in this journey...]——hollow
  
  
2
  
  他一言不发,对着陆夫人伸出来的手托着白色的光团,把他帽檐下的一双眼睛映得荧荧发亮。陆夫人单膝跪下,紫色的长发扫过他的手掌,穿了过去。

  陆夫人很清楚地听见他叹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陆夫人没有询问他走到哪儿了,因为他非常清楚,pi已经收集到所有薪王的灵魂,他很快就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了。

  这件事没有人知道。

  pi笑的一如既往地贱逼,他指了指12说他今天又说你收费贵了吧。

  传火祭祀场里的蜡烛昏暗的光一直蔓延到很远的走道,照亮最边缘的古旧石砖,与空荡荡的薪王王座。陆夫人没有回答pi,他盯着矮人薪王王座下那一块堆积的灰白蜡油上微弱的火苗。pi也没有再说话,他的双手小心地挡在陆夫人的双眼前。而陆夫人没等他挡住,就已经把眼睛闭上了。

  12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篝火离开,想必是又去法兰不死队受苦了……

  pi松开手后就一直坐在火堆边上擦他的那把剑,优质的黑铁在打磨后竟然也熠熠生辉。陆夫人站在他的旁边陪他磨剑,单调的磨擦声在空旷的祭祀场里回荡,难得一直在的铁匠大咧咧地主动探出头打招呼。最终是pi耐不住,他问那个小偷哪儿去了?他想看看他哪儿有没有松脂卖。陆夫人沉默片刻,最终没有出口提醒他小偷已经化为一捧灰,归于火中。可能他只是想找个话题。

  pi自说自话,这祭祀场里原本也空空荡荡,他带回来的人把这儿糟蹋得和狗窝一样,巴不得他们快滚……现在他们走的走了,死的死了了,恢复宁静的祭祀场他反而不喜欢。他没头没脑地又冒出一句他来这儿也许已经一年了。

  说实话陆夫人已经丧失了时间概念。

  他使劲磨完了最后一下,手背上绷紧的青筋在火光下棱角分明,剑被他放在篝火边的灰烬堆上,说他现在就要去最初的传火祭祀场,然后直接去传火。

  陆夫人双手交叠在身前,微微躬身,不痛不痒地说了些祝他凯旋的话。

  "……赞美…太阳。"
  
  
  [no peace until my mind erodes.]——hollow
  
  
3

  
  "薪王们"的黑色身躯无中生有腾起半透明的橙红色火焰,它孤单地站在插在地上的大片断剑中,火焰甚至像是裂纹一样攀上了它手中的巨剑。

  他的帽子早已经被灼热的风吹向不知名的地方,坚固的剑刃崩裂,淡红色的半长头发披散在风里,指向巨大的,悬在灰色空中的黑暗之环……

  陆夫人站在火边。

   “虽是无名、成不了薪、被诅咒的不死人,不过呢,正因为如此,余烬才会渴望着余火吧。”

  深红色眼睛的单薄少年举起他的手,大块灵魂崩解在他手中,化作白色的火焰,交付在陆夫人手中。

  "……"

  "我不应该得到‘眼睛’①……如果您杀了我,您就可以把它们拿回去……"

  "你看到了什么?"

  "无火的世界,但是最终,从深渊里诞生了初生的,继承的火。"

  "我的葛温王啊。"

  陆夫人照常地微微躬身,祝福他平安。

  重重叠叠巫师袍褶皱堆得臃肿不堪的背影离开了,算作道别地挥了挥手里的法杖,几道灵魂箭拙劣地画出一个笑脸。于是陆夫人守在矮人薪王的王座下,听着王座上传来的复杂,深不可测的呼吸声。

  薪王们的巨剑奇异的熔铁纹路让他想起王城可怜的那对王子……pi的脸上擦过了无数道血痕,它们总是在刚出现的一瞬间就干涸掉。"薪王们"被pi的巨剑处决的时候,一丝奇怪的,微微的乐意掠过了它破碎的脸庞。

  "……"

  它的身体从pi的剑上融化,成了一堆细小的尘埃,或者灰烬,落在地上,从那把螺旋剑的刃口处发红,发热,冒出了微弱的,温暖的温柔火舌。

  不死人没有家,它们从火来,从火去……

  (交予传承者吧。)

  pi摘下了手套,他干枯的手触摸到火焰,作为不死人,他除了死去后从火焰里再次出生,没有感受过任何关于"温暖"的东西。

  他将手中的初火按在了心口处,它明亮的人性的光芒再次将他的眼睛照亮。这个游魂,不死人,hollow,迫切地想再见陆夫人一面,在最初的篝火。

  不死人丧失的就是作为人的感受,当人性涌入他这具活尸的身躯时,他意识到他多么后知后觉……剑救得了很多东西,却不是万能的。他半跪下去,下去,吞噬初火带给他感官的回归,感官的回归带给了他无穷无尽的难以言说的复杂感受。

  不死人的悲哀轮回终于终结了。

  日蚀太阳,不死人的黑暗之环褪去了不详的色泽,连空中的灰渣都落在地面上,隆道尔的游魂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他,它们跪在他的身旁,奉他为游魂之王。

  安里就在这群游魂中,这使得他好受了一些,可他起身离开熄灭的篝火时,他并没有看安里哪怕一眼。
  
  [l don't even know how?!
  to find my way home...]——hollow

——
①:原作里是(历代防火女的眼睛)还是啥来着……反正得到了防火女就会看到无火的世界,最终火会再次被点燃啥的。既然夫人不是瞎子(真:四眼)这里就意会为陆夫人得到眼睛可以灵视(直视古神面庞吗)了。

pi陆篡火结局。
绝陆灭火结局。
12陆传火结局。

安利《hollow》—heartist.挺好听的。

评论(19)
热度(19)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