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all陆/绝陆。hollows,hollow,once is hollow.[2]

黑魂paro,私设如山……
pi陆:篡火结局/杀死防火女篡火结局
12陆:传火结局。
绝陆:灭火结局。
——
[1]pi陆线: http://144029.lofter.com/post/1cbc4a00_b49c0a6
——

1
  
  红色眼睛的少年从无主墓地的破棺材堆里爬出来,浑身堆满尸骸的灰尘,磕磕碰碰不小心踩碎了某个倒霉家伙的头骨,只希望不要来找他算账……他原本身穿的整洁服装早就被漫长的时间腐蚀风化,唯独手里的法杖没有折断。

  灰色的骷髅们披着黑色的破布,骨骼纠缠不清,无表情的面孔直直朝着小绝,它们的腐朽身体很快被蓝色的灵魂箭贯穿……它们都是些完全失去神智的不死人。小绝的身旁已经空无一人,就算活尸再多一些也不足为虑,可他的表情却犹如见了鬼。

  那些活尸们或呵斥的或渴求呼唤的,他。

  深渊。

  他向古达的尸体行礼,双手合十,螺旋剑的剑刃一寸一寸地离开古达的尸体……小绝捧着剑躬下身,古达为他举起未曾腐化的长戟,既是示威也是欢迎。

  "我想问您…"

  "灰烬…成不了薪…才会渴求火焰……"

  "灰烬即深渊?"

  古达,英雄古达,没有回答,却再次为他举起长戟行礼。小绝举起法杖,背后浮现出数道蓝色的炫目光圈…这是他目前最具威力的法术,这也是对于这样一个对手的尊敬。

  古达原先被剑穿透的伤口有黑色的液体在流淌……黑色的巨大蛇形突兀地占据了他的身体……蛇……它好像是一块黑色的色块在蠕动,一点光也不反射……

  它说。

  深渊。

  红色的眼睛凝视着他。

  小绝打了一个哆嗦,在祭祀场王座下的某个角落醒来,背后靠着的石砖坚固地可靠,已经被他微微地温暖了。陆夫人和往常一样,坐在篝火附近的楼梯处,面朝篝火,他被篝火照亮,后面的蜡烛,建筑向后退去,他成了小绝视觉范围的唯一焦点。

  陆夫人显然已经注意到他,目光从篝火移到了他这儿。

  "做噩梦了?"

  "……"

  "不死人也会做梦,睡相还那么糟糕……我真是领教了。"

  小绝拖着对他来说过大的法袍,慢慢地挪到了火边。

  "天啊,夫人……你不知道那个梦多可怕。"

  "我知道啊。"

  "那就太好了……"

  陆夫人站起身,走向小绝,当陆夫人回到原位的时候,小绝的身上多了一条厚实的毯子。
  
  
  [l don't even know how...
  l found myself here.]——hollow.
  
  
  
2
  
  良久,小绝站起身,把毯子重新披回到陆夫人的身上,他的手指撩起过陆夫人的卷发,目光曾经停留在他的脸上,最终只是替他捂好毯子。

  它足够柔软,给他一个好梦吧……

  他在祭祀场的外面遇到了一个疲惫的家伙,他坐在一个悬崖上的陵墓边,一棵歪脖子树像是一只手,挡住他头顶的绵绵细雨,旁边摆着一把花纹繁杂的剑,金属的护甲表面布满了烧灼的痕迹。那家伙站起来,把那把剑插在墓碑前面,摘下了头盔,黑色的头发乱七八糟的,扭过头对着小绝笑了笑。"新面孔?"

  五分钟后他们两个像小绝遥远记忆里的逃家不良一样,坐在祭祀场的屋顶上晃腿。12难得地有点低沉,却仍然不失风趣与长辈的关怀。小绝拾起碎瓦砸墙底下仰着渴求灵魂表情的脸,这附近总有这样多的活尸……这令他始终不敢直视12,在他的脚下,黄绿色的藤蔓垂落下去。某个好死不死的家伙尝试攀爬,鬼一样的脸充满欣喜。

  12跳下的时候直剑将那团破布刺了个对穿,其余的活尸所剩不多的理智让它们识相地离开。他回头找人的时候,小绝已经不在屋顶上了。

  对小绝自己来说,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噩梦竟然会让他这样恐惧,更令他恐惧的则是他根本不知道他的恐惧因为什么,这让他脊背发凉……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毕竟拿着刀啊弓啊的家伙对他的威胁更大。

  12呵呵笑,回到了歪脖子树底下,手中两杯杰克巴尔多的酒塞给不知何时到来的霍克伍德一杯,说了些大概和洋葱那家伙的人生哲理差不多的话,什么不死人也许活得太长了需要美酒相伴即使尝不到什么味道也要装这个逼之类的。霍克伍德始终没有打断他的絮絮叨叨,表情却一点点松懈下来,最后举起杯子淡漠地笑了笑,

  "敬深渊的漫步者。"

  "敬深渊的漫步者。"

  " 狼大剑之后在不同的时代于不同的人手中被挥舞,但他们无一例外都是传奇的剑士。 "

  
  [whisper a paryer for the souls I've
surrendered.]——hollow.
  
  
3
  

  小绝看到陆夫人站在营火边,微微颔首,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可小绝敏锐地捕捉到他语调里埋藏的波涛汹涌。

  "这个世界又迎来了新一次的死亡。"

  小绝注意到他用的是dying。

  "火的时代结束了吗?"

  "……"

  "……"

  这次轮到小绝拥抱陆夫人,礼节性的,安慰性的。他的手指小心地触摸陆夫人的背部给予安抚,陆夫人没有什么动作,承担着巨大责任的火防终于卸下了片刻外壳,悠长地叹气。

  "愿火将您引导……"

  对他们这些游魂来说,传火祭祀场里的人给他们带来了一点家的感觉,对陆夫人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可他只能目送他们走向不同的结局。

  "再见了,灰烬大人……"

  偌大的空间里一时安静至极,蜡烛烛花的声音已经够大。如果说不死人逐火,而祭祀场给了他们片刻的安宁,那么陆夫人也算在无尽的旅途中找到了暂时的家乡。

  陆夫人声音很低,

  "无火的世界……从深渊里诞生了初始的,继承的火……"

  小绝和陆夫人其实差不多高,却非常努力地抬起头,希望自己显得更加可靠……他在他柔软的发间留下一个意义大于欲望的亲吻,明亮光线下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剪影保持了很久,很久。

  
  [a trail of ashes lay before me,
  in the chaos I am cursrd to roam.]——hollow.

评论(12)
热度(14)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