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all陆/12陆。hollows,hollow,once is hollow.[3]

[1:BE]pi陆线。 http://144029.lofter.com/post/1cbc4a00_b49c0a6
  
[2]绝陆线。http://144029.lofter.com/post/1cbc4a00_b52d785

混更,私设him多。

——
  
  
  1

  对于在火逐渐熄灭这样的时代巨大压迫性黑暗下产生的,也许不能称作喜爱的感情12根本无法理解,对他们来说也许只是一点依靠罢了的东西对12来说犹如天书,不过不死人这样几乎丧失了一切作为人类资格的生物也能够学会感情令他感到奇异。

  ……蜷缩,干杯,致敬,各种动作乃至各式各样的礼仪不死人都是从别处学来的,也许还模仿得不伦不类。不死人身怀肃正王道的任务,想必和外界的交流最多的不过是刀刃的劈斩,这样的人完全不适合温香软语。

  小绝也许是渐渐成长起来了,除却一手熟练犀利的咒术奇迹,近身短刀的技术也并不逊色,重要的是和之前胆怯的孩子一样的他已经判若两人。12总是看见他盯着陆夫人,不过作为另一世界白灵的影子,他们转瞬消逝的短暂碰面不够12对作为不死人不擅长的东西做出任何具体的猜测,却对此感到一些负面的情绪。

  他离去的爱丽丝越来越经常微笑,这是以前他最渴望看到的东西,但他宁愿不回祭祀场。

  在最初的传火祭祀场多了一个游荡的影子。这里的一切除却浓稠的黑暗和被他称作家的地方完全都相同,他的目光碾过一块又一块砖,仰视过一个又一个王位,转眼又是一轮。何处有台阶,何处有高台,每个人在哪儿,他都一清二楚,记忆对他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他甚至怀念起刚刚苏醒的时候,什么都记不清。

  12坐在了陆夫人最常待的位置。

  他想起那个很久没见的只爱耍剑的家伙,陆夫人对他的一切事情闭口不提。而传说里讲每个人的结局其实火防都知道,不过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深究的意义了。不论是好奇还是关心,pi的遭遇已经和他没有一点关系,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也只有一条路,

  把自己当做柴薪,延续火的时代。

  他怎么可能放任火熄灭,火防是守护火的人,如果没有火,他让陆夫人往何处去?

  他实际上根本没有想过拯救世界之类的三流小说情节,对葛温王开创火的时代的故事也不清楚,不存在信仰,白龙希斯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又瘸又瞎的书呆子……他如此拼命只是想让火继续燃烧,不让陆夫人无"家"可归,而实际上他能企及的选项里压根不存在"陆夫人"这个选项。

  一番这样的剖析让他陷入自怨自艾的怪圈,这种时候黑暗与神智不清总是最好的。远离篝火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柔软温暖令人放松的黑暗将他淹没包裹起来,他不知道陷入深渊的灵魂们是否也是这样的感受,如果说深渊能够让他们解脱,那还不算是一无是处,也许够他大笑着拍拍深渊的肩膀赞赏一句干得漂亮。

  在他的睡意朦胧的视线里,篝火里成片升腾的火星落入他的眼睛,化作漫天星光,照他前行。
  

  [don't let me go...
  hollow,hollow.]——hollow.
  
  
2
  
  雾气非常柔和,却隐约有着阻力,他只能将手用力陷进去,打开通行的道路。

  王子的皇冠不多时就当啷一声磕在坚硬的地面,四分五裂,洛斯里克的王子更应该知道,这里实际上任何地方都提不上温情两个字,也绝不会容忍他们两个活下去。小王子的双手叠在王兄的手与剑柄上,随着喃喃的念诵声,乳白色的光芒在他的身边围绕,最终王子又站了起来,大剑上红色的熔铁纹也有了生命里一般,火焰熊熊燃烧,照亮这宫殿里的每一处角落。

  听说是王兄甘愿承担小王子的诅咒,保护小王子,真是一个悲剧,说不定也可能和那个没有等到英雄的防火女一样被写成故事津津乐道。如果说是平时,他可能还会感叹一下,而现在,他可以藉由处决来表达他的心情。

  初火渐熄,然位不见王影……

  肃正王道。

  他一切都好,也并没有什么心情波动,只是在陆夫人看到过的白色伤痕上又加上了几道,和火焰灼烧的痕迹对比鲜明。地上散发着柔和光芒的东西被他托起,多么庞大或者多么令人发指的东西死去以后留下的都只有这么一点儿,一只手就能拿住,柴薪和灵魂。

  其实12之前想错了,他自己也发觉,双王子的灵魂是发烫的。那么也许从前的那个罗德里克也能解释通。他在窗户前边对着王城下的城墙什么的发了好一阵子呆。

  pi走到这里的时候是什么想法?按他的性子,他可能根本就不会注意。

  非常怀念在pi偶尔死回来的时候他和陆夫人合伙嘲笑他的那段时间。12弯了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I pray to the sun as the world grows dimmer!]——hollow.
  
  
3
  
  12的手掌覆盖上灰烬地面的一道白色符号,显现出陆夫人的白色灵体。他闭上眼睛,触碰那道印记,却在最终灵体成型前松开了手,白色无表情的灵体崩裂于灼热的洪流。

  这样狼狈的样子,还是自己来吧。

  他的手指接触到篝火的火苗,它一寸一寸地攀爬上他的手臂,身体,红色的半透明火焰精怪一样地扭动着,12在死后不是没有从篝火复活过,那种犹如母亲怀抱的温暖和这种充满贪婪的温暖完全不同,不过也无所谓了,他到这儿来就是为了延续火的时代。

  盘腿坐下的12凝视着天空的黑暗之环,莫名其妙地想起爷爷奶奶老人家会说的故事里的暗影太阳葛温德林,

  听说有大波。
  我靠。

  
  陆夫人看着火焰仿佛添加了一些燃料地翻腾上升,几乎能够到螺旋剑的剑柄。

  在葛温王的时代,它该烧得多么壮观……

  即使薪柴片刻即逝,但在接下来的世界,陆夫人肯定会记住这捧火焰。

  就是它支撑起了整个世界。

  [l am hollow……]——hollow.

——
赶紧完结吧赶紧完结……绝陆线还没讲完!不对,pi陆线好像也差个隐藏结局没写到…………
不不不,这火我不传了!(……
秦先生还不更新黑暗之剑3我要死了,怕不是黑暗剑被秦川德里奇和缺一起吞进了ass。

评论
热度(7)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