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如果能再早一点……拜托,千万,千万……"

  渡边早季的眼眶里聚集的雾气在重力的作用下从一边眼眶脱离,滑进另一边眼眶从眼角落下去。她的侧颈被巨大的獠牙衔住,洁白的锋利牙齿和她脖子上的金属项圈撞击喀喀作响,失去了力道,而她的双手刚刚搭在不净猫的额头,颤抖的双唇无声地念诵,巨猫的身躯随着骨骼的清脆裂响已经扭曲折断,鲜血从毛皮血肉中一股股地涌出,滔滔河水一般地流过她的身边,指向被遗忘的松风乡。

  损坏的金属项圈被她握在手里,和她一起走向掩埋在雾气里的青沼瞬。浓厚的雾气随着她的移动展现出流动的痕迹,早季凝视着一成不变的景色眼睛发酸发涨,就像看着清净寺的火焰。

  萤火虫在扭曲的枯枝之间飞舞……青沼瞬戴着无垢穿着白色的和服就站在她不远的面前。早季看不见他的脸,但是她知道瞬在笑,她太清楚了。

  "早季。"

  她从踏入这片土地开始就没有停止的抽噎终于爆发出来,泪滴从她的脸颊上滚落下来。

  "…瞬……"

  渡边早季能够想象因为咒力的外泄他的样子应该有多么可怖,可没办法想象到底有多么可怖。那个名字拗口的病症将他们隔开……脊背上浮现出岩石般坚硬轮廓獠牙变形错位的怪物……那只小狗,它以最热切的方式扑进早季的怀里,小心翼翼地不让牙齿割伤她的手指——舔吻她。

  随着一阵趟水的声音,早季身上多了一件羽织。

  "……早季。"

  白色的面具没有表情,她也没办法透过面具看到青沼瞬的绿色翡翠一样的眼睛。

  在青沼瞬这个怪物的身边,她终于能放声大哭。

评论(11)
热度(11)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