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azazel(Lazarus)/Issac。THE EMPTY HEARSE.【end】

混……更……
全人物解锁(没有全人物)已经写完了(没有)
不写了是因为……编不下去了。

——
  
  1

  巨大的干净羽毛从看不到头的天上隔着灰6白色的云雾落下来,森林被裹在柔软的云里,遥远的另一片林地中有人在弹奏,这里是神话里的天上,赤裸着双脚的神从地面掠过。Issac的脚腕被地面花朵的露水浸湿,他怔怔地站在那儿。

  azazel站在他的背后,恍惚地记起破败教堂里抽噎的孩子,彩色的玻璃透过的光把孩子染成花哨的彩色。

  天堂里唱诵荣耀归于主的使徒们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在暗处也有灵魂痛快地哭泣忏悔难道还不该死去,天空上灰白色的云分开,明亮的白色的光降落下来,Issac的天使温柔而睿智,即使不能见其面容也能想象出它和蔼的笑意,Issac拥抱他的天使,拥抱是他为数不多渴望的东西。

  "……"

  它红色的衣袂飘飞,要惩戒不守规矩的孩子。Issac的喉管里被强酸灼烧一般发烫发疼,他张开的嘴里牙齿变得尖利……借用azazel力量的代价就是失去声音,和深海里绝望的人鱼不谋而合。鲜红色的洪流席卷了神祗飘荡着歌声的居所,天空落下的羽毛化为灰烬,地面皲裂,万物尽死,半透明的魂灵在上空盘旋。扑腾着翅膀的胖乎乎小恶魔跟班替他捡起地上那把锈迹斑斑的钥匙,它挂在一个孩子气的钥匙链上,Issac记得那是他送给爸爸的礼物。

  现在要借它打开撒旦的大门。

  azazel倒三角形的尾巴在空中欢快地甩了几个来回,他用手肘拱了拱Issac比了个V字,巨大的翅膀替他挡住天空落下的灰烬。

  恶魔的怀抱一样是温热的。

  他们回到门后面以后,还是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刚才的世界只是一个幻觉一般单薄无力,azazel仍然像个影子跟着他形影不离,在他活着的时候azazel尽力带他远离死亡,可是在他终于死去的时候振翅离开不看一眼。

2

  azazel落入了Issac无数次走过的地窖,用落入这个词也许不够准确,他的翅膀能够带他随时逃出深渊……他追逐着幻影选择了堕落的路途。azazel的身边没有了Issac甚至觉得有点手足无措,每道门看上去都完全相同,每度过一秒他的生命就危险一分,可他要确保Issac在他的房间里能够安安全全就只有他独自支撑的一种方法。

  活尸们甚至主动避开azazel,以恐惧的眼神注视着他。而他不紧不慢地将他们都送上黄泉路,炽热的液滴无数次在地面烫出黑色的伤痕,漂浮在空中的恶鬼周身燃烧着烈火,仿佛一颗闪亮的流星将黑色的旅途照亮如白昼。

  Issac无数次在深夜被尖利的哭号惊醒,那种扯着嗓子的尖叫让人毛骨悚然,他抱着毫无反应的嗝屁猫将被子拉过头顶,毛绒绒的小家伙醒来在主人的怀里四处乱拱发出撒娇的呜呜声,却没有发现Issac冷汗湿透了睡衣。

  恐惧的小兽物从柔软的被子里探出脑袋,除了关灯后的房间稍微黑一些和平时并无不同,他只能安慰自己这是个噩梦。孩子毕竟是孩子,在心爱猫咪的陪伴下很快又沉入梦乡。

  猫咪将Issac哄睡后却蹲坐在他旁边,猫科动物的眼睛在暗处发着微光,它小小的身躯冲向黑色的影子,发出咕噜咕噜的欢迎声。azazel重新将它放下,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它们,消逝在空气里。

  azazel在坚硬的石头皲裂的土地上掠过,他已经身处极其危险的境地,可他无所畏惧。

  他坐在房间的一角,Loki在房间里四处乱蹦。红色的小魔鬼很是亲切地搂着azazel的肩膀询问近况如何,带着孩童似的清脆笑意,他的眼神四处乱飘,却根本没找到什么Issac。

  "……你自己——啊!"

  话音未落Loki灵活地屈身躲过头顶一道硫磺火,啧啧两声摇动食指——这样不行。

  "不值得啊azazel。"

  恶作剧之神冲azazel做了个鬼脸愤愤然地打开了房间的门。

  "去吧,这比剪掉西芙小姐的头发有趣多了。"

  azazel不知道天堂的门为什么会为他打开,他曾经那么坚定地将那道门甩在背后。他小心地探头窥视,滑稽的是他背后的六翅和脑袋顶上的羊角首先暴露了他。

  他长叹一口气,踏入了凉湿雾气笼罩的世界,心里盘算从恶魔房那个热得要命的地方蹦到天使房首先是要感冒的……房间中央的石头上放着一本书,黑色的封皮。azazel耸了耸肩,

  "你还是给Judas留着吧。"

  他离开以后教堂光鲜的表面一点点剥落风化,仿佛验证了他的话。

  所有这些东西,他都见过。

  
3

  路上的所有道具他都不屑于接受,轻敌的后果就是挨揍。

  贪婪拖着腐朽的上吊绳用干枯的手指揪住他的翅膀,贪婪的头颅在他的周围一边跳一边嗬嗬地喘气,摁住他的角,撕开他的皮肤,折断他的翅骨。

  尽管它们像当初一样化作火灰回归泥土,一点伤也不足为奇,可azazel隐约地感到力不从心。

  他挑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第一次在这种地方寻求喘息的机会。

  "你的职责就是吞噬替罪羊……他一身是罪。"

  "他没有罪。"

  "……"

  "我不会吃掉他。"

  "那他就要永远地呆在这里。"

  女人漂亮的无辜眼睛在暗处熠熠发亮,黑色的长发流水一般,身材凹凸有致,除却头上暗红色星星月亮的烙印和周身腐烂却依然在飞舞的死鸟也不失是个美人。

  "天天说教容易变成老太婆……"

  "……"

  女人夸张地咧了咧嘴消逝在原地。

  Issac已经是习惯性地被半夜绝望的嚎叫惊醒,虽然奇怪得很但他总是一捂耳朵又睡过去。他也无数次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总是有人拦住他不让他往前走似的,面对他房间里阴暗的地下室迟疑的步伐总是这样被牵绊住。

  无助的孩子总是捧着对他来说勉强算作是有趣故事书的圣经默念。Issac家是虔诚的教徒家庭,他从小耳濡目染也学得有模有样。他跪在地上磕磕绊绊念诵着兀长的枯燥经文,如果是恶鬼,主就驱除它,如果是需要帮助的人,主就带他远离危险。

  上帝一定是很忙的吧。

  闯入地狱的azazel狼狈不堪,俗话都说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缠着绷带的断角怪物和另一个黑色怪物躲在黑暗的角落,azazel甚至没有发现它们,等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整个房间化为火红的熔炉,上空却暗得什么都看不清,偶尔能暼见它们的红色眼睛,azazel被四只手拖住,向火湖里拖去,他很快淹没在熔岩里……热度渐渐消退了,作为恶魔复仇的力量挽救了他,可这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太过愚蠢了。

  这是他最后的一个念头。

  英伟的撒拉佛舒展开残缺的翅膀,沉眠在最底层的地底。

  
4

  马利亚到了耶稣那里,看见他,就俯伏在他脚前,说,主阿,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耶稣看见她哭,并看见与她同来的犹太人也哭,就心里悲叹,又甚忧愁。

  便说,你们把他安放在哪里?他们回答说,请主来看。

  耶稣哭了。

  犹太人就说,你看他爱这人是何等恳切。

  
5

  Lazarus把那本棕色封面的圣经放在地面上黑色的烧焦的痕迹上,它的书页上染有血迹。

  
6

  小小的硫磺火宝宝跟在Lazarus的身后,

  "我的故事被记载在书上,可有可无,根本无足轻重。"

  Lazarus无言地把它托上肩膀,小小的恶魔宝宝随遇而安地在Lazarus的肩膀上晃着脚丫子,嘿嘿地笑了。
——
解锁Eve: http://luoyan070411.lofter.com/post/1cbc4a00_ae860e5
解锁lost: http://luoyan070411.lofter.com/post/1cbc4a00_aaf6e12

评论
热度(16)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