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无cp。自大狂

复健,摸下来也没查过资料。(有脸)
——





  加速度下巨大的惯性把陆夫人死死的按在座椅上,如果不是完善的保护机制驾驶员很容易被压力折断颈椎,这种在驾驶跑车的人群中被推崇备至的东西在他们中同样被称赞是"男人的浪漫"。

  陆夫人对此向来不无鄙夷:瞎扯淡,我们男人的浪漫以前是奶子,现在是奶子,以后也会是奶子的。

  准备交班的奶茶和姐妹搭档奶茶子同时打了个喷嚏。

  跑车这种当初充满了暴力美学的东西其实也算是老古董,现在它们被拆卸开展示在博物馆。

  就像在跑车依然还是男人浪漫的那个落后时代,人们反而更喜欢讨论中世纪的骑士和刀剑下盛开的沙朗玫瑰,并同样宣称"这才是男人的浪漫"。看起来每个时代的论调都一样啰嗦无聊充满理想主义。

  "正在进入大气层。"

  "系统自检。"

  该下班了。

  陆夫人离开了狭小的驾驶舱,像是终于从茧里爬出来可以活动活动关节,他在更衣间脱掉了工作服,出来的时候和交班的奶茶和奶茶子打过招呼,还聊了一会天,奶茶提出今天下班要和夫人打游戏,夫人借口睡觉婉拒了。奶茶子很温柔地说早睡对身体好,他们就分手了,奶茶们要去上班,夫人坐上了回到地球的擎天柱……反正他们是那么叫太空电梯的,充满幼稚的恶趣味,奶茶子这样的女生能和这群变态打成一片真是不可思议。

  要说他是做什么的,简单些直说,他们可能是送死的。仔细些说,还是送死的。

  几年前的危机纪元刚开始就结束了,因为人类刚刚得知它们存在的时候它们已经出现在了空中,它们出现在荒野中无法形容的非欧几里得体旁,水下冰冷的隧道中和一切阴影中,人类窥见深潜者丑陋的面容,窥见银钥匙的门。它们像人们翻阅很久以前的日记那样热衷于奇异的立方体和不知年代的巨大的星形,又或只是继承了阿撒托斯的痴愚。以它们的角度来看,人类是一群蚂蚁,它路过,蚂蚁被踩伤踩死,它们却没有注意到。

  三位魔笛手依然吹奏着疯狂无序的音乐。

  那音乐也不是人类能理解的。

  人类怀着对未知的恐惧颤巍巍升上天空的各式各样的飞机飞船追踪着它们,遁入无边的黑暗中,12Dora就是其中一员,陆夫人考了三次终于取得驾照,开心得连发了十几条哈哈哈哈哈哈给12,12也挺高兴,回复的却是"夫人你是不是高兴地拍了肚皮"。

  12戴上了头盔,驾驶着真正的暴力机械冲入未知的境地。作为最默契的搭档兼技术后援麦老爷千叮万嘱要他别走太远,得到的回复则是一段有些模糊的摄影,在某个星球的荒原上形状无可名状地恶心的东西漂浮在真空中,白色的不知是花屏还是光点的东西闪烁着突然消失。

  不久画面开始剧烈抖动,随后12的信号消失了。事实上像Mike这样的技术人员在这件事上能给予的援助微乎其微,他同样也清楚,12做的事是他的本职,现在12可以在任何地方,但那是Mike的视界之外。

  陆夫人发给12"今天我是司机,快上车"的邀请他没有回复。

  陆夫人以及奶茶奶茶子他们,取得关于它们的情报以及第一时间的保卫工作就是他们该干的,相对来说,酬劳也很丰厚。

  电梯终于到了。

  他有一个快递等着他去取。

  科技的飞速发展对地球大气层下平民的生活其实影响不大,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快递的棕色纸箱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上。夫人在兜里瞎摸了一阵,没有小刀也没有钥匙,还是直接撕开封箱胶带比较快。作为一名有素质的公民,他把怪味儿挺重的胶带丢进了垃圾桶。

  每个月的东西都一样,发件人是12,他知道填写这张快递单,准备东西,最后封口的人都不是12,而是可笑的死者关怀,可它还是很令人期待。

  每个月都是一盒糖。

  陆夫人给12team的每个人发过讯息,让他们来拿。箱子里水果糖奶糖还有年轻人喜欢的各种奇怪味儿的糖果都有,散发着好闻的甜味。

  每个月的快递都没有停过,所以哲学家们提出的问题就约等于放屁。

  陆夫人想,不如听奶茶的,今晚大家一起组队游戏算了……pi不算人,他来另一组就没法打了。
  
  
  没关系,下个月的快递,12还是会努力的。

  
  ——
  原梗: http://beilungg.lofter.com/post/2f353d_a919c5f

评论(7)
热度(17)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