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flowerfell。荧惑守心 〔2〕

cp  :    fellsans X frisk。

——

  这一次她识得方向,向着雪町飞奔而去,她本能地知道,雪町比游荡在森林要安全得多。flowery被她颠地扑噜扑噜叫唤起来。
  
  
  能够读档的唯一好处就是他们还能再把那块甜美的奶油派吃掉一次,他们坐在一棵树下,这次小花指名点姓要吃些果仁,它说如果每次读档没有点变化那就会太无聊了。
  
  
  女孩帮她的小花儿擦掉奶油渍。
  
  
  frisk觉得它只是馋了。
  
  
  她试图给羊妈妈再打一个电话,但是羊妈妈依然没有接。
  
  
  她小心地收好剩下的派,站起来继续向雪町走去。
  
  
  他们又一次站在巨大的木栅栏前面,sans恰到好处地出现,
  
  
  "kid,你不懂怎么和新朋友打招呼……"
  
  
  frisk一句话也不说,她抿着嘴,双手背在背后,小花紧张地盯着微笑的sans。
  
  
  "……"
  
  
  "放屁垫的把戏也许真的太过时了。"他的手在空中僵硬地保持了一段时间,他把手塞回了大衣口袋,耸了耸肩,这让frisk有种sans的骨头要扭成一团的错觉。"孩子,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frisk看见他挂着一个和存档点一样的挂饰,她很喜欢。
  
  
  "……frisk。"
  
  
  sans没有注意听,他自顾自地向栅栏后面走去,一边抱怨地拍了拍木质的柱子,说他的兄弟不够谨慎,这样大的栅栏,想通过的话谁都能通过。他朝frisk挥了挥手,让她跟着他。
  
  
  "前面就是雪町……我有没有告诉你我的兄弟对人类不太友好?"
  
  
  sans的双手轻易地抱起frisk,把她放在岗哨亭旁,红色的双眼冲着她挤了挤。frisk会意,躲在巨大的灯后面,零星听到sans不耐烦的声音和尖利的责备。
  
  
  "……你这懒骨头…"
  
  
  这个双关词真是烂极了,比frisk自己想出来的冷笑话还烂,frisk和小花心领神会地相视一笑。
  
  
  踩着雪的声音渐渐远了,sans喊她sweetheart,frisk探出了头,说谢谢。sans不轻不重地弹了她的脑门,"我听见你们笑了。"他自然地牵起frisk的手,这次没有恶作剧,"我的兄弟如果听见你们笑了……"
  
  
  他对着frisk做了个夸张的鬼脸。
  
  
  尽管sans不高,但是frisk依然比他矮半个头,她只能抬起头仰视sans。
  
  
  "他说得太多,听到的太少。"
  
  
  "你们肯定不想再读一次档吧?"sans暗红色的凶恶眼睛瞥了她一眼。
  
  
  frisk没有问他怎么知道的,就像这是件非常自然的事情,她甜美地笑着,她一直都甜美地笑着,她握紧了sans又冷又硬的骨头手。
  
  
  "我们是朋……"
  
  
  一直缩在女孩肩上没有说话的flowery猛然伸长带刺的藤蔓,为frisk挡住了一根锋利的骨刺。frisk的笑容僵硬了,她望着sans。
  
  
  "我以为——"
  
  
  flowery睁大眼睛,声音空洞而机械,它柔软的面具下终于露出了獠牙,"frisk,我告诉过你,在地下世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sans没有反驳,他首先打破沉默,继续牵着frisk向雪町走去。
  
  
  他们碰到了爱讲冷笑话的猫头鹰,frisk和以往一样,努力躲避着它的攻击,和它们聊天,终于,女孩触碰到了它柔软的羽毛,而它被女孩蹩脚的双关词逗得大笑,"我想,也许你比我更没有天赋。"
  
  
  骷髅怪物歪过头小声问那朵花:"……她居然活到了现在…"
  
  
  花点了点头。
  
  
  frisk送走了猫头鹰,她伸向sans的手有些犹豫,但是她依然主动地再次牵住了他。
  
  
  ……
  
  
  "至少雪町对你来说是安全的。"sans挠了挠头。
  
  
  frisk点了点头,她拿出想要和新朋友分享的奶油肉桂派,让flowery吃掉它。
  
  
  她目送sans回到她的岗位去。

评论(8)
热度(62)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