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flowerfell。荧惑守心〔end〕

cp  :  fellsans X frisk

——

  "sweet?……"
  
  
  frisk在黑暗中行走,她视线所及之处只有黑色,小溪从遥远的过去蜿蜒而来,从她的脚下流向未来。她站在水流的中央,亦步亦趋地向下游走去。
  
  
  她是那么无助,这片荒凉的景象却从frisk视线刚刚够到的边缘开始生出萤火,像星星在天上眨眼睛,地上就开出回音花。
  
  
  它们都说着一样的话。
  
  
  "sugar……"
  
  
  "我……醒醒,醒醒,kiddo。"
  
  
  frisk认出那是sans的声音,她睁开眼睛。
  
  
  旅馆的房间里很暗,她猜是sans拉上了窗帘,原本她每次都会看到的天花板,有一块污渍的天花板,被sans担忧的脸挡住了。frisk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脸,让他不要担心。
  
  
  "你以前读档不会这样的……"flowery从桌子上把sans带来的蛋糕送到frisk面前。"现在是第二天深夜,你读档之后没有醒。"
  
  
  "……"
  
  
  sans把他的大衣留在frisk房间的衣架上,他不希望她生病。他是如此担心这个女孩,等到frisk想要吃蛋糕的时候,她发现sans的手一直握着她。
  
  
  骷髅怪物飞快地放开了她的手,frisk朝他眨了眨眼
  
  
  "吃点东西吧。"
  
  
  flowery早是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回到了它的花盆里。
  
  
  "honey……"
  
  
  "……我们已经有了六个灵魂,它们…它们中有年轻的。有年老的……我得到了一个老年人的灵魂,哦甜心,他说如果他的灵魂能让我们获得自由那就值得,他没有选择读档……"
  
  
  frisk楞楞地看着他。
  
  
  他也许只是想有人听他的话。
  "在asgore的研究员没有发现如何保存灵魂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杀死人类,夺取他们的灵魂,那些灵魂大都碎裂了。"
  
  
  "就算我们得到了七个灵魂回到了地面……就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吗?"
  
  
  frisk用蛋糕塞住了他的嘴。
  
  
  "我……我想我不会再让你…。"
  
  
  sans站了起来,他在桌子上摆上一盆蓝色的花儿,推开门消失在沉郁的夜色中。
  
  
  "frisk……甜心…你为什么还不醒。"
  
  
  "如果我能……我能带你走掉,你也许就不会这样了。"
  
  
  "kiddo,我真的很想你。"
  
  
  天已经蒙蒙亮了,frisk穿上她的靴子,sans的大衣,她发现脸上的金色花已经覆盖住了很大一片区域。
  
  
  flowery在她的怀里醒来,它认出这是那条长满回音花的小路,sans说的对。他送给了frisk一份大礼……这里不需要解开繁琐的谜题,也不需要在乎papyrus的追捕。
  
  
  frisk看见sans站在路的尽头,她娇柔地相信。
  
  
  "你知道为什么骷髅需要朋友吗?"
  
  
  "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他们很骨独啊。"
  
  
  flowery噗嗤一笑。
  
  
  如今,这真是最后的日子了,frisk大笑着抓住了他伸出的手,像坠入一场高烧或白日梦。
  
  
  "这份决心不是假的,sweet。"
  
  
   他们走过冰封的雪町,sans不得不去敷衍他的兄弟。她和sans躲在雪町里最大的松树后接吻,他的尖牙差点儿划伤frisk。这时候同行的flowery只好捂住眼睛。
  
  
  frisk偷偷地去某个对自己过敏的居民小镇给sans买了一条围巾。
  
  
  frisk躺在暗河的垃圾场地上,看河水倾泻而下,像星河流入地底,sans坐在一边看她。
  
  
  如果这就是命运的话,那我也一定要为你打破它。
  
  
  "这份隐藏的心意,如今也一直下去。"

评论(3)
热度(77)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