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undertale。切肤

cp:  sansXfrisk

——

  "……"
  
  
  没有皮肤的骷髅生活想必是太不方便,既没有眼皮来遮挡光线也没有嘴唇,吃饭也不方便,现代社会的一切触屏科技也是垃圾一团,只是他向来不在意这种东西。
  
  
  灯光太亮晃眼的时候他也不能躲,他的手臂中间也透光,只好把外套的帽子拉到把脸挡住。
  
  
  睁眼睡觉也许值得体验。
  
  
  手机在地下世界也是有的,他的通讯设备的老旧按键托博士的福还能使用,那个短头发的孩子也许是终于在地下有限的科技里寻到了一点地面生活的影子,她的电话每天sans要接十几个,后来演变成几十个。
  
  
  偏偏这个又执拗又幼稚的女孩见他紧张的很,接通电话后他能听到小小的支吾声,然后才是他的kid,morning的问候。
  
  
  frisk不说话,在地面的时候可能也是个内向的孩子,在学校里也是被欺负的那种可怜样子,sans从未了解过现实世界的规则,脑子里想的东西非常不靠谱,程度要甚于papy的意大利面。
  
  
  地下没有话费这种东西,所以它们可以每天挂着电话,只要电池有电,而博士恰好可以提供更换大容量的电池的服务。
  
  
  他每次都在frisk不远处的地方接电话,随随便便地聊几句,很快就断开电话。sans既然可以找到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说是羊妈妈托他千万要保护好她的宝贝孩子当然他也不会说出他只是想跟着frisk的真相,他从来不是个坦诚的人,以前不是,现在也不是。
  
  
  sans只负责送她到mtt的度假村,核心也是一个他不想去的地方。他遇到过不能说出名字的追随者,他们的交谈糟糕透顶,那天晚上sans干瘪的骨头脑袋竟然做了生动的噩梦,关于他的袜子。
  
  
  袜子龙卷风很恐怖。
  
  
  袜子依然充斥着他的房间。
  
  
  sans接到了一个frisk在逃脱狗骑士的鼻子之后的电话,她看起来脏兮兮的,又有点后怕,打电话来听sans瞎扯了好几句雪町那个酒馆的蛋糕如此的美味。尽管frisk记得那个火人老板压根不会做蛋糕。
  
  
  sans就在她后面的一个小山坡,他挂了电话,看到frisk站起来拍了拍毛衣上的泥块,又向前走了。她的表情安定了很多,说实话,她只是恢复到了没有表情的样子。
  
  
  sans知道她不是没有表情的女孩,只是她不会笑到手里的番茄酱瓶子一起摔在地上被火老板教训一顿。她拧着眉毛的样子就是害怕,所以他知道她肯定被那两只狗弄伤了。
  
  
  他远远地在雪町的树丛里跟着她。
  
  
  如果宅龙和sans是同一边的怪物那么问题,实在的,就会好解决很多。
  
  
  frisk的手机放在她旅店的床头柜上,小小的夜灯照亮房间的一块区域,他让女孩"接"了一个电话,通话足足有十分钟,他听了十分钟frisk睡眠的呼吸声。宅龙一向问的少,得了sans带给她的方便面就一边泡了一边看喵喵去了。
  
  
  如果被羊妈妈知道了也许会被冠上一个变态的头衔。
  
  
  他只是想确认一下frisk依然睡得很好,地下世界有限的空间里只有她在被殴打之后给他打了电话,只想听听他瞎扯。
  
  
  如果再近一点他就能清楚frisk的伤口,狗骑士的武器锋利得像碎玻璃片,frisk流了不少的血,很快就用绷带扎住了伤口。如果她快死了sans就有名正言顺的理由出现,然后告诉她"是羊妈妈让我留你的一条命",正好可以带她一路走到mtt的度假村,不用每天打心照不宣的电话,隔着电流装傻,然后他就要送她去见asgore。
  
  
  他挂掉了没人说话的电话,和戴着耳机的宅龙道别,音乐声音可能太大了,宅龙没有听见他的话。
  
  通话记录满了两百条,他的手机储存空间不够。

评论(6)
热度(44)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