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iy_

很忙
爬墙很快
只摸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嫉妒她。”

西尾厨/

undertale。浮桥

cp:sansXfrisk

联动:《切肤》  http://undeadtheundyne.lofter.com/post/1cbc4a00_cfca588


——

  frisk看到阳光像个瓷器破掉,一片一片浮上天空,她如此幸运。毛衣和不大的手刚好够遮住她的脸和眼睛。
  
  
  她意识到自己并不想念地上,不如sans脑子里想的受人欺辱那样夸张,她的父母和朋友都很爱她,她也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可是那不一样,  她像是站在深坑里大喊,可没有人听到她说话,宝贝就该用柔顺的布擦拭打磨,收在珠宝盒里,换句话说,永远不戴的珠宝其实是可有可无的。
  
  
  她很想找一个人听她说话,说她梦里的奇遇,说她种的花,说她的期望,可是没有,就是没有。
  
  
  frisk越来越沉默,她往那座有可怕传说的山上跑的时候也只想请求片刻的安宁。女孩子细瘦的脚腕在草丛中起落,最后沾上了清晨的露水。她的样子又可笑又幼稚,脸上黏着枯败的叶片,还贴着创可贴,衣服和鞋子被露水打湿了,只有眼睛明亮得像两颗宝石……sans说,那就是两颗宝石。
  
  
  她曾经想告诉羊妈妈她如此高兴能够被收留,躲开了废墟寒冷的风。羊妈妈却抢先说了起来,说蜗牛的趣事。谁他妈的想管什么蜗牛?
  
  
  她安静地站在她面前,说很高兴听这样有趣的故事。
  
  
  到底谁他妈的想管什么蜗牛?
  
  
  frisk知道羊妈妈完全不爱她,只是因为她有一个很爱很爱的孩子,那个孩子已经不在了,她的补偿心理迫使她搬来距离王座这样遥远的边境,每一次送走她的"孩子",她的补偿心理就越重。
  
  
  她在废墟奔跑,她在雪原奔跑……胸腔里像是漏风,每一次奔跑都带来不可控的震动。救命,她说。
  
  
  她就要憋死了,她要怎样把希望和爱带给被囚的怪物啊,frisk自己都无法理解,love这四个字母的意思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的。
  
  
  如果她没有遇见sans。
  
  
  frisk其实看见了他手里的垫子,但是如果她不理sans,那会非常非常非常尴尬,说不定会像羊妈妈说的那样,就这么死在这里,她向来是个温柔的人。
  
  
  sans笑的很勉强,他问frisk,kid,你为什么不笑?frisk一抬头就看到他可怕的象牙白色的骨头面孔,深得可怕的眼窝里有一点点亮。
  
  
  她开始每天打电话给sans,开始只是为了求援,但他和羊妈妈没什么两样,开口就是一大串莫名其妙的话。
  
  
  "我有四份工作,所以我也有四份法定假日!"
  
  
  她安静地听,四份工作,一定很辛苦。
  
  
  "……你知道骷髅为什么没有朋友吗?"
  
  
  "因为他们很骨独啊。"
  
  
  sans一直觉得这个人类那么面熟,他终于想起来,她就像他当初得到gaster死讯那几天的死样子。
  
  
  sans说的那样多,他故意说的那样多,像从来没和别人聊过天一样,直到她对面凶狠的怪物开始磨牙,她才醒悟一般飞跑开。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餐厅吗,那家老板……呃……是坨火。"
  
  
  她挺清楚地听到了炸裂的声音,然后是什么东西踩着雪跑了。
  
  
  "……"
  
  
  她很高兴地笑了,这种小小的离经叛道的事情总是让她开心,跟着sans跑进了一条隐蔽的捷径,两个孤单的家伙一个从工作中逃跑,一个从漫长的旅途中暂时离开,相聚在一起期望着冰冷的双手能够变得温热。
  
  
  "一天里的二十四小时……"
  
  你最喜欢哪一个呢?
  
  
  frisk小口啃着汉堡,摇了摇头,sans好像有什么冷笑话没说出来一样,为了掩饰尴尬只顾着吸他的番茄酱。
  
  
  他们在雪町告别。
  
  
  sans刚刚离开不久就接到了frisk的电话。
  
  
  "下午好  sans。"
  
  "下午好,kid。我正在工作……"
  
  frisk坐在树下,sans躲在不远处的岗哨后面,两个人笑得像是偷得食的猫。

评论
热度(32)
© viviy_ | Powered by LOFTER